丫头请求陈皮隐瞒自己病重之事,不愿让二月红为此忧虑。陈皮求见二月红,希望他允许日本特务来给丫头治病,二月红大怒,恨陈皮不明是非。陈皮一番好意反被痛斥,十分失落。老头带领张启山三人去了后山老矿区附近的院落,发现里面竟铺满了尸体,更诡异的是,所有的尸体都死状古怪——全都被人剃去了头发。

老头告诉张启山三人,两个月前,矿上莫名来了许多人,而就在前几天,这些人突然全死了。张启山发现尸体的死状与火车上的人相同,断定这些人和火车上的那些日本特务是一伙的。陈皮陪丫头逛街买二月红唱戏的用具。丫头状态不佳,二月红哄她开心,替她描眉,二人甜蜜。三人跟着老头到达矿山,却发现下矿的主要入口被炸塌了。张启山找到靠近矿坑的另一个矿洞口,几人淌水走进。

走了一会,几人面前出现了一个铁栅栏,将矿坑分为里外两边,一具神像伫立在在矿洞中间。神像前摆满了祭品。齐铁嘴辨认出神像的样貌,解释神像名为天尊老母,是玄贯道最重要的神灵。老头称里面危险,张启山却不以为意,坚持要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