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红穿越机关,走进尘封的密室,密室正中间伫立着一座古墓模型。二月红的好言相劝并没有打消张启山探究列车事件的决心,经过对行车轨迹的一番研究后,张启山推测列车是从一座矿山中驶出来的。齐铁嘴劝说张启山不要再管此事,张启山担心此事跟近来潜入长沙的日本特务有关,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齐铁嘴见此,无奈答应陪张启山一同前往。次日清早,二月红疲惫地从密室中走出,丫头赶忙为二月红端上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并吩咐徒弟陈皮赶紧为二月红准备热水,伺候师傅洗漱。二月红看着丫头,满眼宠溺。张启山带着齐铁嘴和副官出发前往矿山。

三人顺着铁轨一路探寻,在一处分叉口失了方向,张启山观察入微,他判断出了方向,领着两人去向矿山附近的一座小镇。二月红又一次进了密室,丫头看着他的背影,心事重重。丫头听家中下人议论,陈皮被二月红罚跪了。原来陈皮为了给她准备螃蟹,误了练功的时辰。丫头心疼,下厨为陈皮煮了碗蟹黄面,陈皮夸赞丫头的手艺是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