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长沙。深夜,一辆黑色的076军列驶入长沙火车站,没有番号,没有标示,所有的车厢包括车头,全都被铁皮焊死。翌日,火车站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为首之人身着军官服,仪态威严、神色冷静,他便是长沙布防官张启山。张启山在轨道边来回踱步,听着站长和守夜人描述昨晚火车进站时的情况。

张启山身后站着一位年轻的副官,他正指挥士兵们爬上火车进行切割,很快,一节车厢的铁皮被割出了一个洞。张启山走进车厢,他看见昏暗的车中摆着许多老旧的棺材,不由神色一凛,眉头紧锁。并命人寻齐铁嘴,不多时手下来报,齐铁嘴齐先生赶到了。齐铁嘴一来便开始算卦,神神叨叨一阵后顿觉不妙,刚要转身开溜,立即被副官逮到,拎进了车厢里。车厢里有很多死状奇怪的尸体,还有一口巨大的漆棺,这些发现让张启山和齐铁嘴两人感到十分奇怪。

张启山看出那口漆棺是个哨子棺,必须由张家人来打开,吩咐副官安排开棺。一场惊心动魄的开棺之后,棺中玄机公诸于世。棺中有一枚指环,齐铁嘴据品相推测这可能是南北朝的物品,而最了解南北朝古墓的,当属九门“二爷”二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