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追问燕窝的事,侠女阿嬷闪烁其词,不敢正面回答,大哥大知道事有蹊跷。芳芳知大哥大就是“吭”走侠女阿嬷棺材本的孙子,又见他对侠女阿嬷“言语不敬”,气得拿了根莲藕就往大哥大身上招呼,后始知两婆孙感情融洽,你来我往的言语交锋只是他们的相处方式罢了。陈邦庆觉这一家人都很古怪,提议另找其他居处,但芳芳却说喜欢达哥打弯的人情味,坚持住下。

伟雄发觉纸皮婆家有异声,原来是罗北毒瘾发作,痛苦地以头撞墙,伟雄急忙阻止,但罗北已陷疯狂,幸好大哥大及时出现,阻止罗北自残。伟雄要招救护车,纸皮婆厉声阻止,大哥大看出罗北不想自己染上毒瘾的事曝光。伟雄感叹曾经红极一时的罗北竟落得如此地步。大哥大跟伟雄回家,向麻将婆追讨几十块钱的麻将债,伟雄气他没出息,拿了钱扔他。大哥大被伟雄兜头兜脸骂,却还是嬉皮笑脸地跟在她身后,并拆穿她要去跟“小白脸”约会。大哥大提醒她要小心“小白脸”,因为对方不只带伟雄去沙滩派对,还悄悄买了避孕套,显然不安好心,伟雄这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被大哥大识穿。伟雄不管大哥大警告,坚持往赴Jack之约,并在Jack的怂恿下喝了不少酒,结果酒醉被Jack带往酒店…

侠女阿嬷终于按捺不住,把大哥大生母要求见大哥大的事说出,大哥大淡然以对,晓英却怒骂对方不知羞耻,当年背叛丈夫,抛弃儿子,还有脸上门来。大哥大当晚就收拾东西离家,说是出去赚些钱回来,但晓英却看出他是在逃避!大哥大随渔船出海,一向大剌剌的他少见地露出失落之色。晓英被大耳窿追债,到处借钱不果,臭口王又气势汹汹杀到,晓英以为臭口王是来找他算账的,谁知臭口王却是来报喜,说上赌船赢了大钱,要再向晓英买神奇的“宇宙珠”,晓英趁机“坐地起价”,开出每串两万的高价,臭口王竟一口答应以16万买下晓英手头上的所有宇宙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