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雄怀疑大哥大要带晓英、金光去干什么非法勾当,命她打开开车后箱检查,发现只是些啤酒、汽水,原来大哥大探听到有一沙滩秘密派对举行,趁机去做生意。伟雄接Jack电话,说要给她一个“惊喜”。他把伟雄到了一僻静所在,伟雄赫然发现大哥大等正在做生意,原来Jack带她来的正是沙滩神秘派对。伟雄唯恐被大哥大等发现,躲躲藏藏,Jack不知究里,还向大哥大买了啤酒和避孕套。伟雄终于行踪败露,正尴尬之际,大哥大却指她阴魂不散,竟然跟踪到这里来,伟雄“将错就错”,让晓英等以为自己的确是跟踪来的。次日,伟雄见大哥大等人彻夜未归,担心出事,殊不知大哥大等人正“满载而归”地分钱。晓英提议把赚来的钱拿来投资,以便钱生钱,金光也蠢蠢欲动,但被大哥大泼了冷水,指二人中了贪婪之毒。

丽丽睡梦中听见有洗刷声,起来一看,原来关阿礼正用煤油刷厨房地板污迹,丽丽迁怒放关阿礼进来的美美,要将父女二人都赶出去。关阿礼指自己已决定改过自新,希望丽丽给个机会,但丽丽却不再相信他。美玉指关阿礼纠缠不休,一点男人尊严也没有,关阿礼骂美玉眼中无他这父亲,动手就打。美玉跑出家外,阿礼追出,撞见醉酒而归的罗北。罗北迎上前去,要阿礼想打人的话尽管打他,因为他活得不耐烦,即使被打死也无所谓,阿礼骂罗北神经病。美美被丽丽赶离家,躲到角落伤心落泪。她今天本该跟丽丽去当清洁工,但现在连家也回不了,工作都不知道怎么办。伟雄说丽丽叫美美不准回家,但没说不准去工作,要美美去上班,等丽丽气消了,自然就准她回家了。管工安排美美负责清洗男女厕所,美美欣然答应,努力地洗刷,丽丽前来关心,美美开心地抱住丽丽。

美玉被阿礼打得半边脸颊又红又肿,暗自神伤,伟康找来,安慰一番。美玉感叹每天醒来,面对的都是一堆烦人的事,伟康说那都是因为穷,没有钱就开心不起来。他建议美玉跟他一起去上私立大学,趁机认识富家仔。美玉说自己穷到要命,哪来的钱去上这种大学,伟康说只要找个sugar daddy就搞定了。美玉挑战伟康,说如果他也找个sugar mummy的话,她就找sugar daddy,伟康竟然同意。

芳芳又出现在四海杂货铺。她已经找到叫陈邦庆的朋友,但二人却被房东赶出来。她问金光可知附近有无房间出租,侠女阿嬷刚好在店里,闻声马上说她家有空房出租。她和芳芳言谈投契,当场认她做孙女,每个月只要四百块租金。陈邦庆觉这老人家古古怪怪,芳芳却觉得侠女阿嬷为人爽快,要邦庆住下来。一中年贵妇忽然来到侠女阿嬷家,说自己将入院动大手术,要求见大哥大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