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英见火舌来袭,吓得大叫,大哥大冲出来灭火,急叫晓英叫醒侠女阿嬷。晓英背了脚麻痹的侠女就要往厨房窗外跳,后才发现火已被大哥大扑灭。晓英明知道是大耳窿纵火,却把罪名推给关阿礼,但隐瞒不了“火眼金睛”的侠女阿嬷,只得俯首承认。侠女阿嬷痛心疾首地训斥晓英,指他父亲当年找人帮晓英算命,算出他是乞丐命,忍痛把他送给人抚养,改姓改名,希望能扭转晓英的命运,谁知他至今仍一事无成,还欠下一屁股阿窿债,莫不是被算命佬说中了。晓英咬牙切齿,说这辈子什么都不干,就要找到那算命佬报仇,给侠女阿嬷又臭骂一顿。

麻将婆向儿子数落家慧,志明当她“唱歌”,不加理睬,伟雄却为家慧抱不平。她见伟康不争气,明知家里并不富裕,却还坚持要去上私立大学。她说没两句就激动起来,不禁想起大哥大的告诫,警惕自己的态度,转为温柔劝解,反让伟康鸡皮疙瘩。丽丽听见纸皮婆家里传来吵闹声,敲门一看究竟,见罗北拿了钱要离开,忙抓了个空饼干罐就打。丽丽知罗北是纸皮婆儿子,不禁激动起来,把罗北被骂个狗血淋头,连掉落的钱也没拣就离开。

金光让芳芳住到杂货铺里的储藏室,四海却忽然出院回来,金光担心四海发现,急叫芳芳离开。芳芳病未痊愈,但想到给金光带来麻烦,万分抱歉,答应马上离开,金光见芳芳站都站不稳,担心她的安全,叫她继续留下来,自己会想办法,但大哥大撞破他的“好事”,指金光乱做好人,分分钟会因窝藏非法移民去坐牢。大哥大发现伟雄买了不爱喝的汽水和饼干,猜测她在“追男人”,伟雄连声否认,却“欲盖弥彰”。果不其然,伟雄暗恋同系一叫Jack的男同学,还特意买了对方爱喝的汽水和饼干,伺机接近对方。

美美又到小贩中心卖唱,丽丽闻报追来,美美吓得花容失色,刚好大哥大、晓英和侠女阿嬷在场,帮她解围。侠女决定提出和大哥大联名的两万块钱定期,帮晓英解决阿窿债,大哥大坚决反对,被晓英戳穿一定私下提走了侠女的血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