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雄关心大哥大的伤势,见大哥大频频呼痛,要送他去医院,美美一听大哥大“病情严重”,着急不已,指大哥大刚才还没事地帮助他们一家人,伟雄察言观色,知道大哥大在“演戏”,气得抓他的头猛撞沙发枕,看得美美目瞪口呆。美美说伟雄又漂亮又聪明,不明白大哥大为什么要那么对她。她羡慕伟雄,说如果有她十分一聪明就好了。大哥大却说傻人自有傻福,无需羡慕他人。美美忽然说要去劝关阿礼,大哥大没有劝阻。晓英担心关阿礼一发起疯来,会连女儿都烧,不放心地随后而去。大哥大却相信“虎毒不食子”,关阿礼始终还有人性,不会伤害美美。果不其然,关阿礼在美美的劝解之下,坦言无意放火烧全家,自己之所以会说“一把火烧了”,只不过是在说气话罢了。眼看一场闹剧就要收场,伟雄却闻声而来,厉声质问关阿礼,反激起关阿礼已按下的怒火,洒了伟雄一身煤油。大哥大见事转危急,忙使计引开关阿礼的注意力。警察出现,关阿礼急忙逃走。丽丽虽气关阿礼,但却不忍心他再被关进监牢,有点埋怨伟雄报警。其实,报警的是伟康,他从美玉口中得知因关阿礼搞得有家归不得,帮她报警抓人。美玉如厕时见有人遗留下手机,悄悄拿走。保安发现,她仓皇逃跑,伟康险被连累。

家慧被到家里打牌的邻居Steven占便宜,忍着委屈要丈夫志明去劝麻将婆别让陌生男人上门打牌,志明却无动于衷。大哥大指伟雄行事冲动,往往弄巧成拙,伟雄承认这是自己弱点,颓丧地说也许并不适合当律师。大哥大说要传授她克服弱点的“咒语”,伟雄一听所谓的“咒语”是她发了狂爱大哥大,气得“发了狂”。

金光发现芳芳又露宿楼梯角,而且脸色苍白,一问之下,原来发高烧了。金光提议让芳芳住到杂货铺内。晓英的“宇宙珠”生意触礁,被寄卖的商家全数退货,大哥大指晓英生来就是个平凡的小人物,却整天梦想飞黄腾达,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变“人渣”,气得晓英还以颜色。大哥大夜深人静时对着电脑,晓英以为他是在上色情网站,其实,他看的是美国股市行情,只见他聚精会神监察股市走势,似成竹在胸。晓英半夜上厕所,忽闻到汽油味,跟着一条火舌飞快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