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叫美美收下罗北阔气打赏的五十块钱,他听美美说已决定停学,以为她要靠“卖唱”赚钱,美美说只是想训练胆量罢了。原来她梦想当歌手,希望有一天能在台上演唱,但又觉得那是不可能的。大哥大鼓励她要敢于梦想。大哥大和美美谈得兴起,忘了“追捕”罗北才是目的,等他警醒,罗北已不知去向。晓英又有做生意的门路,这次是要卖由仁波切开过光的“宇宙珠”,他希望大哥大说服好兄弟区金光“注资”,却被大哥大一口拒绝。金光和父亲区四海守着一间小杂货铺,老实木讷,没什么主见,只有大哥大这个好兄弟,一切以他马首是瞻。他听信晓英所言,以为大哥大要他一起参与“宇宙珠”生意,把提款卡交给晓英。晓英喜欢金光的妹妹金萱,一有钱在手,就约金萱吃大餐。

美玉在手机店外久等美美,伟雄的弟弟伟康调侃她“站街”等生意,气得美玉踩他一脚。她从伟康口中得知美美随一陌生男子离开,急忙寻去。原来美美被一冒牌刑警所骗,美玉和伟康及时赶到,对方才没得逞。一个叫范芳芳的外来客来到四海杂货铺,向金光打听一个叫陈邦庆的人。她只知对方住在新加坡一个叫“达哥打弯”的高尚住宅区,却没有详细的住宅。金光一问三不知,芳芳只好放弃。

伟雄的母亲家慧性格温驯,虽被家婆麻将婆恶待,却逆来顺受,能忍就忍。伟雄觉家慧太过包容麻将婆,指过度的包容就是纵容。大哥大押着罗北前来纸皮婆家对质,纸皮婆当着大哥大和伟雄的面,信誓旦旦地说不认识罗北,对方更没伤她和抢钱。二人察言观色,知道纸皮婆有难言之隐。他们也认出罗北曾经是红极一时的演员,没想息影多年后的他如此潦倒。伟雄要大哥大写履历表申请工作,大哥大想要开溜,伟雄把他押回家,要他找出相关证件。大哥大交出了小学和中学会考证书,都是“惨不忍睹”的成绩,当伟雄追问他A水准证书时,他却说因成绩太烂,已拿来包鸡骨头扔了;其实,那证书非但还在,而且成绩优异。他为什么要隐瞒伟雄自己曾经考获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