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宗陪若君前来医院做化疗,得知上一轮的化疗没什么成效,有点担心,反观若君很乐观,表示会为了母亲和姐姐战斗到底。

耀宗为仰慕若君的阿木拉线,阿木获知若君喜欢画人物肖像,于是带她到街头当一天的街头画家。但若君的画工很差,闹出不少笑话。若君说出自己的想法,表示即使自己一生中只为了别人而活,也很快乐。一向都是享乐派的阿木,听了有所领悟。

耀宗和阿木谈,阿木承认自己喜欢若君,但也理解若君不想谈感情,不给她压力。耀宗警告阿木不要伤若君的心,还向他要履历和个人资料,怕介绍错人误了若君。阿木啼笑皆非。

阿木再约若君到疗养院煮饭给老人吃,若君对阿木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原来阿木父母早丧,阿木为了弥补无法传达的孝心,而在父母的忌日这天,到疗养院煮饭菜给孤苦老人吃。阿木和若君一次意外,揭发一宗家暴事件。若君的细心和阿木的机智,成功救出了一对被家暴的母女。若君和阿木经过几次的约会,感情更进一步。

经过那一场“大耳窿”的误会风波后,耀宗和岳父新国相处得不错,可是原来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耀宗有次竟然发现新国收藏了一堆现金和一本账簿,才惊觉原来新国果然是一名‘大耳窿’,于是告知馨霓真相。馨霓质问新国时,新国却解释那本账簿只是他代友人暂是保管,并不属于他。馨霓选择了相信新国…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欠债人阿火被新国逼得走投无路,以刀挟持馨霓,威胁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