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君因为毅强的离去而郁郁寡欢,甚至拒绝接受第二阶段的疗程。若恩看在眼里,心痛不已。耀宗担心若君为何几天不回简讯,上她家找她,却从毅强口中得知若君入院,惊讶。他碰到若恩,得知一个更可怕的消息:毅强抛弃若君要出国。于是两人到楼下堵毅强,把他大骂一顿,若恩还出手打人,毅强理亏,落荒而逃。

兰香趁回国前,擅作主张帮大江当说客,试图劝若恩嫁给大江,却不得要领。因为若恩看到若君的情况,再度觉得男人是不可靠的,根本不愿意涉足婚姻。大江却不在乎,说愿意等她。

美英探望若君,若君郁郁寡欢,美英最后从若君口中得知毅强离开的消息,震怒,但马上安慰若君,要她坚强。家任碰到耀宗,讨论了转去临终护理的事。两人碰到玫瑰和建华,带出玫瑰持续化疗,复原良好。玫瑰建华来找若君,家任才从玫瑰口中得知若君患癌的事。家任带着龙华和思彦去探望若君,三人给若君鼓励。

龙华约思彦晚上来‘抓’那时兰香看到的‘鬼’,思彦嘴上拒绝,但最终还是带着宵夜出现。龙华揭穿那些‘鬼’的真相,思彦也松了口气。但最后两人有点不欢而散,因为龙华误以为思彦是为了见家任才来的。思彦其实根本是为了龙华,但她不解释离去。

耀宗继续针对新国,馨霓看在眼里,终于忍无可忍和耀宗对质,耀宗无奈说出新国拉皮条和放高利贷的事。馨霓半信半疑,向新国求证,始知是误会一场。耀宗尴尬向新国道歉,新国也不计前嫌,两人和好。

耀宗来看若君,若君对继续接受化疗一事避而不谈,反要耀宗陪自己去殡葬业,安排身后事的处理。耀宗见若君心意已决,只好舍命陪知己。若君终被耀宗感动,重新振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