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君因为化疗的副作用,脾气变得有些暴躁,频频和毅强产生口角,令他大感吃不消。若君为了缓和与毅强之间的紧绷关系,坚持要毅强和友人出去打高尔夫球发泄一下,不用陪自己去化疗。不料,若君却在化疗结束后晕倒,被阿木送进医院。若恩到医院看若君,感谢阿木的帮忙,阿木这才得知若君患癌的事。毅强因此成了众矢之的,心里越加对这种生活感到厌烦。

兰香坚持要若恩来接自己才肯出院,大江无奈只好吓唬兰香说医院闹鬼。兰香本来不当一回事,却在无意中听到龙华对思彦的绘声绘影,再加上厕所的灯坏,又看到红衣小女孩飘过,吓得要马上出院。若恩趁照顾若君的空档,过来探望兰香,陪了她一晚。两人经过深谈,终于化解对彼此的偏见和误解。大江得知后感欣慰。

阿木来看若君,带了抗癌励志书籍给她,并开导她要多接受别人的帮忙。若君无奈答应,要求阿木帮忙她买护唇膏。毅强来看望若君,若君为了他被母亲和姐姐责备的事,向他道歉,并表示要他当自己的医疗决策代理人。毅强抱歉说出将到中国发展业务,其实是来要求分手。这一切被买护唇膏回来的阿木听在耳里。若君意外、难过,却还是选择尊重毅强,祝福他。毅强叮嘱若君保重后离去,若君这才流下眼泪。

这一切,都被阿木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