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君和美英度假回来,在机场遇见阿木,才发现上回他买花裙子,是要送给自己助养的女孩。若君回医院看同事、送土产,耀宗关心她和毅强的进展,若君表示毅强根本没有跟她去旅行,耀宗无奈。回家路上遇到在街头拉萨克斯风的阿木。他们聊天,发现彼此思想很不同,两人再次对彼此留下印象。

耀宗和馨霓替群芳张罗花店的事,群芳感激。两人见终于帮到群芳,安心欣慰。

诚信对JUNE示好,但JUNE不领情,诚信失落。诚信叫龙华和SAMY帮他演一场‘假死戏’,想求得JUNE原谅,但假戏真做,差点送命。JUNE在这件事后,加上耀宗的劝解,终于原谅诚信,皆大欢喜。

若君回病房上班,但身体不舒服,耀宗给她煲来补汤,出两人友情。阿木找上门约若君吃饭,在耀宗怂恿下,若君硬着头皮答应。毅强出国前,不放心生病的若君于是来探班,遇到阿木。若君介绍两人认识,阿木识趣离开。若君和馨霓下班去练瑜伽,却体力不支。瑜伽课后,意外见毅强改了会议行程来陪她,若君倍感贴心。回到家,毅强煮粥端茶送水,安顿好若君,若君感动,终于跨越心结,答应毅强的求婚。

若君发现自己的胸部有硬块,决定做详细检查。毅强不在乎她是否患病,坚持要娶她。母亲和同事知道她注册的事,都为她开心,若君只能独自担心检查结果。报告出来,果然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她患上的是第二期乳癌,情况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