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如雪已经出院回家静养,苏然请了几天假,跟何健还有田苗苗一起照顾婆婆的起居。不过,她给婆婆联系了一个住家阿姨专门照顾她。没想到家政公司叫来的阿姨不仅嗓门大,动作粗,说话还口无遮拦。本来如果她能好好照顾婆婆,苏然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可是她吃饭时只顾自己狼吞虎咽,看电视时在齐如雪旁边放声大笑把老人吓得不轻,就连扶她上厕所,也是粗鲁至极。别说追求细致的齐如雪和苏然受不了,就连好脾气的何健都忍不了这陈阿姨的所作所为,苗苗的泼辣毒舌在她面前也起不了作用。尤其是苏然表示不能她试用不过关时,陈阿姨更是大声嚷嚷着他们城里人欺负人,非把家里闹了个鸡飞狗跳了才拿着包走人。

但是她又有一个地方说中了苏然的担忧,那就是,没有多少阿姨愿意住家照顾一个说不了动不得的中风老人。苏然不想把婆婆交给一个不够细心体贴的外人,但她却又不能放着工作不管。无奈之下,苏然只好打电话给老家的母亲,请她帮忙照顾婆婆。苏然已经被法院批准以辩护人的身份和赵明齐会面,她没有将婆婆的事情告诉明齐,不想给他太大的压力。不过老马出让股份的事却是不得不说,明齐因为老马此举而大受打击。苏然宽慰他这样能看清楚一个人的真面目,早知道总比晚知道要好。在梁律师的建议下,明齐授权苏然作为自己羁押期间的代理人,处理公司的一切日常事务。

苏然买下老马的股份,入股成为新董事,并参加公司的董事会。没想到在会议上,股东们纷纷提出辞职。苏然深感树倒猢狲散的悲凉,只能表示会筹钱买下所有他们不要的股份。毕竟,公司是明齐这么多年的心血,她不希望就这样解散公司。另一边,苏然的妈妈已经到了上海,苗苗把她接到了苏然家中。苏然向母亲谎称明齐有事外出,但苏母还是察觉到了端倪,苏然只好坦白明齐其实是遇上了官司。但是,她隐瞒了真正的原因,告诉母亲明齐遇上的是经济官司。苏母于是更加尽心尽力地照顾齐如雪,还特地与她同床,以便照顾她。

但是齐如雪习惯了一个人睡,苏母的呼噜声吵得她难以入睡。而两个人的饮食习惯更是天差地别,苏然只能嘱咐母亲迁就婆婆。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地去上班。苗苗认为纸包不住火,十分为苏然担忧,何健则安慰她不要用今天的时间去烦恼明天的事情。不过,苗苗对苏然的关心让何健渐渐对她另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