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从学校里溜出来的多多进了一家超市,偷走了一位小姐的手机,并来到派出所自首,强烈要求警方立案调查,把自己关进监狱。但是他的年纪还受未成年法保护,所以警察同志只是通知了失主和苏然前来。苏然正从崔老师那里知道多多不在学校,四处寻找时接到了警方的电话,赶到派出所把多多带回家。多多回到家中后扑到奶奶的怀中嚎啕大哭,苏然拿起尺子质问多多为什么要偷东西,可多多一句想进监狱看爸爸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愣住了。她们总以为多多年纪小,不想让他承受这些,没想到多多早已经听到了一切。经过这件事,苏明认为应该立刻把多多接到自己家中暂住。苏然就算再舍不得,也只能接受了这个建议。很快,苏然和婆婆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多多和苏明。家里只剩下齐如雪和苏然,但是齐如雪看着苏然忙内忙外,不想再给她添麻烦,便留下书信回了老宅。虽然她信中说勿念,但苏然还是马不停蹄赶到老宅。苏然向婆婆表明了对她慈母之心的理解,也希望她回家和自己一起住,让自己能够安心地上班,两个人也算作个伴。齐如雪闻言老泪纵横,她知道其实这次明齐的事情已经是连累了苏然,但苏然却不计前嫌和温柔对待,让她这个老人不至于孤苦无依。

另一边,华莎病好后与高志鹏见面,高志鹏向她讨要尾款。华莎表示要等赵明齐判刑,才会把剩下的钱给他。高志鹏只好答应,但他回去后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被华莎坑了。现在这个状况,高志鹏已经没有回头路,就算他把华莎供出来,他也是个共犯,逃脱不了蹲监狱的命运。于是,他又联系华莎要求见面。乔思敏为华莎介绍了一份体面的新工作,此时她正带着华莎和朋友顾先生会面。华莎不敢当着乔思敏的面接高志鹏的电话,只能选择拒接。高志鹏随后又发来信息要求半小时后老地方见,华莎只好起身先行离开。乔思敏感觉奇怪,暗中跟着华莎前往她和高志鹏见面的地方,没想到却目睹了心狠手辣的华莎手持匕首威胁高志鹏的一幕。

华莎打发走高志鹏后,回到家中,却被乔思敏拉着去自首。乔思敏希望华莎迷途知返,停止犯罪,但华莎却理直气壮地拒绝了她,扬言要把报复进行到底。她甚至把自己和乔思敏的友情贬低得一无是处。十几年来,身为白富美的乔思敏对华莎十分照顾,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与她分享所有好的东西。可这在华莎看来,却是她在践踏自己的尊严,在利用自己衬托她的高贵。赵明齐的案子已经转到了检察院,梁律师调阅了所有的案件卷宗,却发现其中的怪异之处。

事发当天下午,明齐和高志鹏二人就是因为处理伪造身份证一事才跟华莎见面,但在华莎的口供中是否认的,就连高志鹏也声称不知情。虽然也许这个细节和案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律师的直觉告诉梁律师,应该见一见高志鹏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