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如雪想拜托梁律师转告赵明齐答应华莎要求他离婚的条件,梁律师表示当事人撤诉与否对明齐现在的处境毫无帮助,因为强奸是刑事案件而不是民事案件。最多就是当明齐真的被判刑,如果能取得受害者的谅解,法官会在量刑时酌情处理。而且,明齐一直就认为整件事情都是华莎搞的鬼,梁律师认为明齐不会答应她的要求。齐如雪却坚持不能放弃这一线希望,她已经不在乎儿子是不是真的犯了罪,只要能帮他脱罪,什么办法她都无所谓了。梁律师尊重老母亲的意愿,如实转告了明齐。

但明齐态度坚决,就算是要把牢底坐穿,他也不会和苏然离婚。如果他日苏然和儿子离他而去,他也无怨无悔,就当是他当初亵渎婚姻的代价。同时他让梁律师转告母亲,不要对华莎抱有一丝幻想。梁律师考虑再三,把事情告诉了苏然,劝慰她不要放在心上。苏然知道婆婆护子心切,并没有责怪她,还把想要出院的她接回了家里住。苏然与婆婆商量把事情如实告诉多多,毕竟他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应该尊重他的知情权。

可与此同时,在学校的多多却和同学周子涵大打出手。周子涵从自己在公安局的父亲那里知道了赵明齐的事情,于是骂多多有一个劳改犯父亲。班主任调解之后,通知了双方的家长。苏然正在手术,没能接到电话,班主任便通知了田苗苗。而周苏子涵的奶奶到达学校之后,非拉着孙子去苏然所在的中心医院检查和讨说法。苏然下了手术之后,从同事口中得知周子涵的奶奶正带着孙子赖在眼科办公室不肯离开。苏然替多多的鲁莽向他们道歉,没想到对方得理不饶人,认为自己的孙子没有错,更骂多多以后会跟父亲一样是个监狱胚子。

苏然无法向多多解释,只好让苗苗把多多带走,自己独自面对咄咄逼人的周子涵奶奶。苏子涵的父母也很快赶到,周父为自己的口无遮拦向苏然道歉,但一切都挽回不了了。苏然跟多多坦白了明齐现在的处境,希望多多能乖乖听话帮自己一起为父亲脱罪。另一边,警方找到高志鹏让他协助调查,他这才知道华莎把事情闹到了警察那里。他担心东窗事发,找华莎要求退出,华莎却增加了两万块要他给警察录一份假口供。高志鹏把价格提到五万块,这才答应了配合华莎。录完笔录之后,他给华莎打去了电话。华莎发了高烧,乔思敏正在家中照顾她,见手机响个不停,便替她接了起来。可她还未出声,就听见高志鹏大喊他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做了。紧接着他便挂了电话,乔思敏不明就里,感到十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