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齐对那晚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这使得梁律师能对他提供的协助非常有限。现在警方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律师和家属都只能等待结果。何健则认为律师不可以行动不代表家属不可以,他和苏然把事情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两个人找到了明齐出事前最后见到的斯蒂文高志鹏,可却什么也没有问出来。随后他们又到酒店想调查监控录像,却被告知已经在当天就让警方拿走了。而且酒店的主管已经吩咐过所有的工作人员,那间房间发生了刑事案件,相关的信息都不可以透露出去。

所以苏然二人也没能问到开房的时间。苏然无可奈何,只能照顾好生病的婆婆,也安抚着不知情的多多。可此时她却接到了梁律师的电话,警方证实了那天晚上明齐确实和华莎发生了关系,明齐的逮捕证已经批了。何健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华莎由爱生恨对明齐进行报复,苏然心乱如麻,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去面对现在的状况。进了监所的明齐因为强奸犯之名遭到了其他囚犯的歧视,没有人在意他是不是被冤枉。明齐感到了侮辱,但现在的他面对别人的嘲笑却无力反驳。

齐如雪在得知明齐被批捕后,心急如焚,拨打法律咨询热线询问强奸案的定罪几率。可对方表示并不知道她所咨询案件的具体过程,无法给出合适的建议,只能建议他给当事人找一个专业的律师。齐如雪思前想后,打电话给华莎,约她见面。随后,她找借口支开了看护,偷偷来到江边和华莎见面。华莎在她面前哭成了泪人儿,声称自己和明齐相爱,可是苏然不愿意离婚,明齐又不想伤害家里人,自己便决定与他分手。她甚至大言不惭地指责明齐因为不肯和自己分手而作践自己,齐如雪信以为真,不住地代儿子向华莎道歉,求华莎原谅明齐,不要让他的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华莎又说起自己这样一个强奸案的受害者,不会再遇到珍惜自己的男人。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免除牢狱之灾,齐如雪竟说出了让明齐离婚,重新跟华莎走到一起这样的话。她已经顾不得自己那个可怜的儿媳妇,只要能让儿子出来,就算是要逼他离婚,齐如雪也在所不惜。而她回到医院后,让苏然帮自己叫来了梁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