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齐醒来后见到华莎,大惊失色,华莎却表示是他约自己前来,更声称赵明齐的内心深处是爱着自己的。明齐不知所措,但他知道自己爱的是苏然而不是眼前这个疯子。华莎却要求他尽快离婚迎娶自己,明齐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面对明齐的拒绝,华莎却显得十分冷静,她告诉明齐,这是他逼她的。

随后,明齐就看着华莎抱着衣服哭喊着奔了出去。华莎奔到江边,让斯蒂文帮自己烧掉昨晚穿过的旗袍,斯蒂文按照约定给了她几个耳光,使得她的脸上有了明显的伤痕。回到乔思敏家中的华莎大声哭闹,引来了思敏的注意,她迅速帮华莎报了警。而一直都处在困惑当中的赵明齐拨通了何健的电话,何健马上赶到了酒店。赵明齐完全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华莎到底会怎么对付自己。就在这时苏然打来电话,赵明齐慌了神,犹豫不决该不该向苏然坦白。

为了争取时间,何健替他接了电话,谎称明齐昨晚喝醉了酒在自己家中休息。可随后,警察却找上了门,以涉嫌强奸的名义带走了赵明齐。另一边,苏然带婆婆到医院抽血体检,却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齐如雪认为这是诈骗电话,协助调查之后赶到医院的何健作证明齐确实在公安局。齐如雪当场昏厥,苏然只好把婆婆留在医院由何健照顾,自己去了公安局协助调查。明齐已经被关押在了拘留所,而且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得与家属会面。苏然没法见到他,心中担忧不已。但警方表示明齐有意聘请梁宏做他的辩护律师,梁宏以前是明齐公司的法律顾问,苏然于是找到了他。可从梁律师口中,苏然却得知即使能够明齐和华莎以前是情人关系,也不能说明明齐没有违背华莎的意愿与她发生关系。因为在法律上,会不会和有没有不是一回事。不过,梁律师也表示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和明齐会面,把事情调查清楚。

苏然给斯蒂文打电话询问情况,斯蒂文声称自己昨晚和明齐一起喝酒,后来按照明齐自己的要求把他送去了酒店。在医院的齐如雪醒来后,逼着何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自己讲清楚。何健只好把明齐出轨和被冤枉强奸的事情告诉了她。意识到自己这么久以来都让苏然受了委屈的齐如雪自责不已,老泪纵横地向随后赶到的苏然道歉。她请求苏然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先不要离开,等事情水落石出。苏然表示自己也相信明齐是清白的,所以绝对不会放弃他的。婆媳俩决定瞒住多多,谎称明齐去新疆出差,然后尽快把明齐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