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因为何健的行医资格征一事被医院处罚,眼科的同事们都认为处罚太过严厉。苏然本人却没有过多的负面情绪,反而觉得没有当上副院长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毕竟比起行政,她更喜欢业务。何健在看到医院网站的处置公告之后,来到医院找苏然。他有些自责不该让苏然扛下这件事,苏然则表示自己希望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多多。多多彻底激发了她当母亲的热情,她现在连做饭都做得有模有样。何健问起赵明齐,苏然告诉他,这段时间,她一个人带着多多,才体会到了当父母的辛苦。她开始能明白赵明齐的不容易,再加上他已经把一切都澄清了,苏然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就连赵明齐偷偷跑回家做饭,她也没有再大发脾气。赵明齐和苏然的婚姻似乎有望死灰复燃,可华莎却没有那么轻易放过他们。

她私底下找到了天天在酒吧里寻欢作乐的斯蒂文,用十万块钱收买他帮自己报复赵明齐。斯蒂文不知道华莎的具体打算,他照华莎的吩咐在第二天就拿着那份购房合同找到了苏然。他向苏然声称华莎要告自己聚众殴打她,除非赵明齐和自己一起向华莎赔礼道歉。苏然不想拖累他,答应会回去和赵明齐好好商量。赵明齐表示可以和斯蒂文去见华莎,也愿意依照她的要求把有华莎亲笔签名的授权委托书撕毁。而另一边,斯蒂文向华莎讨到了两万块的订金,并给了华莎一瓶迷药。

在约定的时间,赵明齐和斯蒂文在售楼处和华莎把房屋更改合同的手续办完,并当着华莎的面撕毁了授权同意书,也郑重其事地给她道了歉。事后,如释重负的赵明齐请斯蒂文吃饭,并与他举杯共饮。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成朋友的这个人已经被华莎收买。趁赵明齐不备,斯蒂文将迷药倒进了茶碗里。赵明齐毫无防备,在斯蒂文面前把那碗茶一饮而尽。这之后,斯蒂文把意识模糊的赵明齐安置在了酒店,然后按计划用赵明齐的手机发短信通知了华莎前来,把房卡交给了她。华莎到了酒店之后,与赵明齐继续喝酒,对赵明齐极尽诱惑之术。被下了药的赵明齐在朦胧之间看到了妻子苏然,等他清醒过来时,他衣衫不整地躺在酒店房间的床上,他本以为已经结束的噩梦华莎却坐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