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苗苗跟何健在离开的路上就苏然和赵明齐这婚该不该离有了意见分歧。不过,两个人也没有进行过多的争论。何健虽然和苗苗不对盘,但却欣赏她的专业水平,有意请她吃饭表示一下敬意。没想到苗苗却要了六块钱的路边小吃,让何健越发看不透苗苗的想法。

另一边,在多多睡熟以后,赵明齐和苏然约定了在后天下午两点到民政局办理手续。赵明齐不希望华莎再拿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做文章,他想,也许只有这样许多事情才能变得简单。这之后,赵明齐又给华莎打了电话,让她带齐身份证和户口本在后天下午两点跟自己到民政局办理结婚证。华莎欣喜若狂,感到幸福来得很突然。她特地去买了结婚戒指,并精心打扮,准时到赵明齐的公司楼下等他。就这样,三个人在相同的时间在民政局门口相遇了。

当着苏然的面,赵明齐拿出了自己手中的身份证和授权同意书,拆穿了华莎所有的谎言。他叫苏然来也不是为了跟她离婚,而是希望能够把这一切都说清楚。他明确地表示自己绝对不是一个为了新欢就能够抛弃和自己同甘共苦十几年的妻子的无耻之徒,也把选择权交到了苏然的手中,他等苏然作决定。可是他却没有意识到,他的设局无疑是给自己埋下了一个不定时炸弹。心灰意冷的华莎到酒吧买醉,一夜未归。等她回到家中,乔思敏关心地询问她和赵明齐领证的情况。华莎却告诉她赵明齐只是当着自己的面向老婆表忠心,这让她彻底死心了。乔思敏大骂赵明齐恶心,安慰华莎她只有失去错的人才能遇到对的人。

可华莎却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却一无所有。虽然苏然已经知道了和赵明齐之间的误会,但她还是没有表示原谅赵明齐。多多希望找机会把爸爸妈妈凑到一起,提出要苏然带自己去只有赵明齐知道地方的书店买练习册。不过苏然却直接让赵明齐带他去买,自己去了斯蒂文那里剪头发去晦气。任务失败,多多有点失望,不过赵明齐却很看得开,他知道自己给苏然造成了太大的伤害,而这样的伤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治愈的。他愿意等,等苏然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趁着这个机会,赵明齐领着多多到母亲家中讨她欢心。苏然因为迟交医生考核资历一事被医院给予了大处分,并被扣除六个月奖金,何健则停职留薪。同事们胆战心惊等着苏然来上班,没想到苏然却哼着歌就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