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给华莎送去了一大束鲜花,还附上了一张示爱的卡片。华莎大喜过望,煮了一堆东西带到赵明齐的办公室。对于她的热情,赵明齐第一次没有表现出厌恶和拒绝,他还提出要带华莎去家具城逛家具。其实他的一切委曲求全都是为了拿回在华莎处的那张假身份证,但是在家具城的时候,他屡次三番在拿到文件袋时,都阴差阳错地被打断了。一直到逛完家具城了,他也没能顺利取回身份证。无奈之下,他只好与华莎在她家中共进晚餐。他特地把华莎灌醉,趁其上厕所的空当,从她包里的文件袋里取出了身份证。

没想到一个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华莎也刚好出来了。他只能偷偷把身份证塞到了地毯下面,偏偏这个时候,乔思敏回来了。她一把将赵明齐拽了出去,要求见到离婚证才答应他和华莎在一起。赵明齐只好先行离开,再伺机而动。另一边,苏然每天都把多多带到医院,可是却无法正常下班,也没有时间陪着多多。多多总是一直等着她,等到他已经无法再忍受母亲的忽视。他趁苏然不注意偷偷打电话给奶奶,表示想要去她家中住。没想到齐如雪却拒绝了他,她还在为上一次多多不吭一声就走的事情生气。多多开始感到自己是多余的,他影响母亲的工作,打扰奶奶的生活。第二天一早,他把苏然反锁在外面,自己躲在家里不肯出来。

苏然没带钥匙,只好请开锁公司来开门。可开完门却发现多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苏然想让开锁人员帮忙开门,多多却大喊只要她敢开门,他就从楼上跳下去。苏然急得不知所措,受苏然所托帮她送工作资料过来的何健试图与多多交流,可多多却认为他们都是一伙,不愿意搭理他。何健想起了田苗苗,于是建议苏然把她找来。苗苗来了之后果然顺利和多多进行了沟通,多多也并不反感苗苗。但他还是不愿意开门,只是从门缝里塞了一张他和赵明齐的合照出来。苗苗告诉苏然,多多这是想爸爸了。他很爱赵明齐,但因为赵明齐这次确实做错了,为了苏然,多多逼着自己去讨厌他。可多多还只是个孩子,承受这么多迟早会得自闭症。苏然一刻都不敢怠慢地给赵明齐打了电话,赵明齐正在乔思敏家中和华莎吃早餐。他已经顺利拿回了身份证和授权同意书。接到苏然的电话,他便找到了合适的理由离开。赵明齐马不停蹄赶回家中,多多虽然开了门,却还是只让赵明齐一个人进去。

父子俩进行了一次深入的谈话,赵明齐向多多坦白错误,并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苏然是无辜的。他希望多多能跟自己一起给苏然道个歉,像个男子汉一样去为了这个家出一份力。最后,多多终于被说服,打开门扑入了苏然的怀抱,哭喊着对不起。母子俩相拥而泣,何健和苗苗则默默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