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老马安排了自己的侄子马锐到公司上班,并嘱咐玩世不恭的他多给赵明齐打打下手。赵明齐却认为他对自己大献殷勤是不务正业,再加上他把华莎送来的汤放到了明齐的办公桌上,明齐气急败坏地骂了他一通,马锐借题发挥,在老马面前搬弄是非,致使老马也开始怀疑明齐是否对自己存有猜疑之心。何健为赵明齐安排的足球场谈话因为多多的躲避而以失败告终,赵明齐只能继续来回在饭店和公司之间。

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华莎居然找到了他的饭店房间,甚至在他的房间里放上了自己的生活用品。明齐回到饭店后发现了华莎的所作所为,已经走投无路的他拿着锤子找到了华莎,要和她做了了断。可是,他却在华莎那里看到了购房合同,发现华莎竟然伪造了自己的签名签署了购房合同。这个发现让赵明齐感到毛骨悚然,正在此时,乔思敏回到家中。赵明齐担心刺激到近乎疯狂的华莎,只能顺着她的话在乔思敏面前默认了会与苏然离婚,跟华莎和好。

从华莎家中出来后,他火速跑到当初的购房处,从工作人员口中了解到华莎在购房合同上签了两个人的名字。而且,华莎是拿着明齐的身份证原件和授权同意书办理了购房手续的。赵明齐只能找到熟识的律师,询问解决办法。另一边,苏然在大半夜接到了值班的张敏的电话,有一个八岁的小男孩玩爆竹弄伤了左眼,手术修复可能性十分低微,她决定摘除小男孩的眼球为她安装义眼。

可是苏然却不想就这样给一个年纪尚幼的小男孩留下阴影,她迅速起身赶到了医院。但她不敢把多多一个人留在家中,只能把他一起带到医院,安置在值班室里。所幸,在苏然和张敏的努力下,手术很成功。医院的副院长老罗即将退休,苏然是最好的接任人选。可是,苏然把何健非法行医一事的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谎称何健早已经提交报告,是自己一时大意忘了帮他处理。

这样的工作失误让院长暴跳如雷,他一直用心地提拔苏然。苏然只能表示愧对他的栽培,按照他的吩咐审查何健自医师资格证过期以来所有的医疗记录。赵明齐这边,在咨询过律师之后,竟给华莎送去了一大束花和表达爱意的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