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担心华莎会报复多多,便把多多交给休假的何健照顾,自己才安心去上班。现在的多多对赵明齐颇有怨言,不愿意搭理他。何健把和赵明齐相识的故事给多多讲了一遍,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个可靠仗义的人。赵明齐被苏然赶出家门,无家可归,他只能趁着苏然和多多不在家中偷偷买菜回去,并做了一桌子的菜留给他们。但是在这之后他却接到了苏然的电话,苏然把他痛骂一顿,警告他不要指望做一顿饭来挽回自己好父亲的形象,更和他约在多多开学的一号早上,在民政局见面办理离婚手续。一念之差,赵明齐失去了自己的美满家庭,失去了妻子和儿子的信任。他现在追悔莫及,作为他的好朋友,何健收留他在家中借酒浇愁。明齐语无伦次地向何健诉说华莎给自己造成的困扰,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自己,就当着多多和苏然的面。父亲在孩子的心中应该是一片天,可赵明齐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

这几乎让赵明齐崩溃,他连做父亲的信仰都没有了。何健奉劝他应该把造成这些意外的根源移除,用文明且科学的方式去解决现在遇到的这些问题。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何健这样告诉明齐,宽慰他没有人可以夺走他做父亲的权利。为了让赵明齐和多多好好沟通,解开父子之间的心结,何健利用照顾多多之便,想安排明齐到足球场找多多。明齐担心自己会再度给苏然造成困扰,何健却郑重表示不会告诉苏然,毕竟明齐始终是得找个机会解决和多多存在隔阂这个问题。乔思敏回到家中后脸色凝重地质问华莎,并转告她赵明齐对她的恨之入骨。

可华莎已经疯狂,她对自己的多年闺蜜破口大骂,讽刺她是在嫉妒自己能找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而她没有。乔思敏苦口婆心希望华莎能放下,给她自己留一点尊严。华莎却执迷不悟地认为赵明齐所作所为都是要保护自己,和乔思敏大吵一架之后她跑到了赵明齐的家楼下。赵明齐的车位是空的,她以为赵明齐还没回来,便在那里等着。

可随后她从保安口中知道了赵明齐和苏然正在分居,在她看来,这意味着赵明齐真的要离婚了,她为此欣喜若狂。翌日,华莎特地煲了鸡汤讨好乔思敏,向她撒娇认错。乔思敏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原谅了她。她本以为华莎会迷途知返,没想到华莎竟然在私底下又给赵明齐的办公司送去了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