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趁着奶奶睡午觉,偷偷跑出家门来到了华莎工作的地方。他在那里大闹一场,对着华莎指名道姓将她骂得狗血淋头。还把华莎送的平板电脑丢还给了他,不过却不慎砸坏了4S店里的一个花瓶,以致于被华莎的上司徐总扣留在办公室。徐总用拘留条例吓唬多多,要他把家长找来。多多只好求助小姨田苗苗,苗苗正在斯蒂芬那里做造型,接到多多的电话马不停蹄赶了过来。苗苗替多多处理花瓶的赔偿事务,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徐总面前把华莎所有的不堪举止都抖了出来,要求徐总约束一下他下属的行为。而跟着苗苗一起来到车行的斯蒂文通知了苏然,苏然赶到之后把多多带回了家。赵明齐则留下来交付了赔偿费用,也在电话中安抚了一觉醒来误以为多多失踪的母亲。

事实上,苏然和赵明齐已经到了离婚手续的最后一步,是斯蒂文的电话迫使二人暂停。多多这一次大闹车行,闹掉了爸妈的离婚进度,也闹掉了华莎的工作。可是他也知道一切都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就算苏然带着他去吃他爱吃的海鲜大餐,却也只是让他想起了一家三口的欢乐时光,和目睹父亲跟华莎亲密举动时的触目惊心。

华莎在回家途中遭到了流氓的围殴,始作俑者便是要为苏然出气的斯蒂文。但华莎却认为一切都是苏然所导演的一出戏,在她看来,她和明齐是相爱的,而苏然则是一个因为丈夫要离婚而变得歇斯底里的女人。这天晚上,多多告诉苏然,他同意她和爸爸离婚,而且表示一定会快快长大保护她。儿子的体贴和懂事让苏然潸然泪下,她为自己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而自责。

另一边,华莎对明齐已经爱到疯狂,她总是臆想着苏然是拆散自己和明齐的魔鬼。乔思敏作为她的好朋友,所有她和明齐的事情都是从她这里了解到的。因此,乔思敏自然也认为明齐和华莎是相爱的。华莎被殴打让思敏很心疼,她私底下找到明齐,主动请缨表示免费做他离婚诉讼的代表律师。明齐告诉思敏华莎的过分行径,思敏却认为华莎不会欺骗自己。明齐于是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自己对华莎恨之入骨,就算离了婚,心里也只会有太太苏然一个人。明齐的咬牙切齿让思敏陷入了困惑之中,她不知道究竟是明齐在撒谎还是真的如他所说的无所不用其极地拆散他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