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多多被带走,让苏然意识到儿子的重要性。她反省这些年来孩子的忽略,哭着告诉赵明齐,她会努力去学习如何照顾多多。同时她也表明不管将来如何,她和赵明齐都是多多的父母,这一点不会变。赵明齐知道,离婚已成定局,可他爱苏然,爱多多,就算他离开这个家,他的心也一直都在。两个人决定好好和多多聊一聊,这段破碎的婚姻是时候做个了结了。第二天,多多故技重施,又大喊着肚子痛。赵明齐知道他装病,苏然则蒙在鼓里,心急火燎地把他带到医院。检查结果当然是正常,不过因为多多一直喊疼,医生不敢马虎,便给他开了治胃痉挛的药。苏然把吃完药的多多安排在值班室写作业,自己则到科室上班。恰好何健和张敏发生了口角,见苏然来了,张敏才悻悻然地离开当众吵架不是何健的风格,苏然询问他情况,何健没有说清楚缘由,但却提醒苏然,她的私人生活已经影响到她的职业形象了。苏然知道一定又是张敏在背后嚼舌根了,但她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自己确实是被生活打乱了工作节奏,她必须调整过来。

何健的行医资格证早已经到期,但是他由于忙碌而忘了提交申请,苏然交代他补交申请书,对院办则称是苏然忘了帮何健办理。毕竟如果不这样,何健便是一直在非法行医。不过也因为这样,何健得以休假,苏然便拜托他帮忙带一下多多。何健在与多多的交谈中发现多多居然认为在苏然眼中工作最重要,何健一时无言以对。古灵精怪的多多自从知道父母之间出了问题以后,便一直想方设法要帮两个人和好。比如拉着妈妈回家吃爸爸做的饭,提出要一家三口一起去吃披萨。对于儿子的要求,苏然自然是予以最大程度的满足。

于是他们约好第二天下午出门,不过苏然也和明齐商量好就趁这个机会和多多聊天。但是华莎的骚扰总是不间断,她到公司为明齐送伤药,哪怕明齐的手伤正是上次去她家中给她下最后通牒时落下的。明齐不愿搭理她,她又偷偷跟踪明齐来到他来到和老婆孩子约好的披萨店门前。不顾明齐的驱赶,非要给他按摩上药。在明齐强烈的拒绝之下,又当着苏然和多多的面抱住他甚至亲了他一口。听到儿子的呼喊,明齐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被华莎算计。他追上去想要解释,可苏然已经带着多多上车离开。

多多知道爸爸妈妈要离婚,但是他却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竟是因为另一个女人。小小年纪的他感受到了母亲的痛楚,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妈妈不再掉眼泪不再难过,才能让自己的家庭回到从前的幸福美满。当晚,明齐的行李被苏然放在了门口,并收到了苏然约第二天办理手续的短信。而多多则趁着妈妈睡着,从床上爬起来在家里的书架上找到了华莎的名片。翌日,在多多的主动要求下,苏然把他送到了奶奶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