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和赵明齐在焦急地寻找着多多,华莎这边却把多多送到了齐如雪家中。她面不改色地告诉齐如雪,苏然说好接孩子却没有遵守时间,让多多孤零零地站在学校门口。而她则是办事路过,好心把多多送了回来。齐如雪对苏然本就很不满意,这下子更是觉得苏然这个母亲太不称职。这之后,华莎才接起了明齐的电话,让他到齐如雪家中接多多。在明齐赶到之前,齐如雪打电话给苏然把她骂了一通。得知孩子平安后,苏然独自找到了华莎,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警告她不要再动自己的孩子。华莎却大言不惭地告诉她,自己和赵明齐已经在规划未来的新生活。她拿出购房合同给苏然看,上面赫然是她和赵明齐的签名。与此同时,明齐把多多接回家后教训了他一顿,要他拿着锤子把刚买的变形金刚砸掉。多多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哭着砸了心爱的玩具。从华莎住处回来的苏然双膝跪地请求明齐同意离婚,放过自己和多多。

两个人争执之间却发现多多打开了房门,他捂着肚子喊疼,苏然询问之下得知他喝了华莎给的可乐,马上和赵明齐把多多送到了医院。检查显示多多身体没有问题,只是一直喊疼,可苏然却近乎疯狂地给多多催吐,要他把可乐都吐出来才安心。在医院折腾了大半宿,直到多多累得睡着了,检查结果也一切正常,苏然才愿意回家。第二日,赵明齐主动向苏然表示同意离婚。他想了许久,他爱苏然也爱多多,更爱这个家,但他不能再因为自己的自私而给她们母子带来更多的伤害。

所以,他决定按苏然所说,孩子和房子都归她,两个人尽快办理离婚手续。十五年的婚姻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苏然一直希望离婚,可当赵明齐真的同意,她却突然觉得一阵心酸,曾经的合家幸福恍若隔世。为了补上家里的五十万,明齐找老马开口借钱,老马给他出了个主意,暂时挪用要支付给下游仓库的租金。明齐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了这个建议,并让财务把自己的名章交给老马操办。苏然去上班,赵明齐本想送多多去奶奶家,不料多多却称肚子疼躲进了厕所。

见他许久未出,赵明齐撞门进去,发现多多一个人坐在马桶上若有所思。原来,多多是装病,而且昨晚也是装的,因为他听见苏然要跟明齐离婚,不想让苏然再说下去。明齐不知如何向孩子解释,只能告诉他是自己对不起妈妈。多多是一个心思简单的孩子,他不想追问父亲究竟做了什么,只希望父母好好地不要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