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带多多到游乐场,母子俩玩得十分尽兴。苏然有意无意地问起儿子如果爸爸妈妈分开,他更愿意跟谁住。多多不想回答这样假设性的问题,他还告诉苏然自己班上有一个同学就是因为父母离婚而奔波在两个家,来回折腾非常影响那个同学的精神。作为旁观者,多多都替他觉得累,不禁问了苏然一句,既然大人那么舍不得孩子,为什么不能为了孩子好好过日子呢。苏然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一时无言以对。

多多的存在让苏然难以抉择,但她仍是不愿与赵明齐讲话。而何健因为先前对她的隐瞒,他的话在苏然这里也起不了作用了。另一边,造型师斯蒂文在老家有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女朋友叫蓉蓉,他总是无法满足蓉蓉的索取。近日来蓉蓉又向他要钱,他把主意打到了苏然的身上。他谎称身体不适要到医院检查,让苏然帮自己安排。苏然不疑有他,热心帮忙,还为他缴付了化验费。斯蒂文要的当然不只是化验费,他在苏然面前上演了一幕自说自话的好戏,让苏然误以为他真的骑车伤人而被追讨赔偿。好心的苏然二话不说要借钱给斯蒂文,不过卡上余额不足,便让他下午再来取钱。可是苏然却发现家里的卡上余额居然从七十万变成了二十万,从银行工作人员的口中她得知是赵明齐取走了五十万现金。

赵明齐挪用公款给华莎买了房子用于弥补,又用家里的钱补上了公款,可这一切,在今天以前,苏然浑然不知。当晚,苏然就五十万一事对赵明齐兴师问罪。赵明齐坦白是拿来与华莎做了断的,苏然要求他尽快把钱补上。因为这张卡是夫妇俩为多多办的,说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第二天下午,苏然送儿子前往学校参加足球队的训练。她没有察觉,华莎已经在他们家小区门口守了许久,一看到她带着儿子出来,便驱车跟上了他们。苏然送多多到学校后,接到了医院的电话,通知卫生局明天检查,要她尽快回去做准备。

苏然于是先行离开,表示会在五点前来接多多回家。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她离开之后,华莎走进了学校。趁着多多中场休息,华莎谎称替苏然来接他。多多对华莎虽有戒心,但是被她所说的玩具诱惑,便谎称奶奶生病跟教练请了假,与华莎离开。苏然回到学校来接多多,却发现孩子不知去向。她心急如焚地致电赵明齐,却发现不是赵明齐接走了孩子。明齐打电话到母亲家中,得知多多并不在母亲家中。而苏然在教练带领下查看了学校的监控录像,这才知道多多被华莎带走。明齐吩咐苏然报警,自己则打电话找华莎。华莎正带着多多逛商场,无视了赵明齐的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