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和赵明齐带着儿子到苏母家中拜寿,加上苏明一家三口,一大家子人乐乐呵呵地吃了顿年夜饭。可大年初一时,苏母提起给苏父打电话拜年,苏然却立刻变了脸色。苏父早年有了婚外情,并且选择和苏母离婚,跟另一个女人白头到老。苏然的眼里揉不得沙子,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例外。所以这些年来,苏然早已不把父亲当父亲。苏母和苏明则并不那么极端,苏母还会偶尔和苏父联络一下感情。在苏然拒绝打电话之后,有人送货上门,是一个昂贵的按摩椅。送货人员表示是给苏母的,而且是全额预付。但苏母本人却一脸茫然,直到送货人员告诉她是一位老先生买的,苏母和众人才恍然大悟是苏父的心意。苏然不顾母亲的意见要送货人员把按摩椅退回去,可是来人表示如果没有质量问题只能换不能退。苏母不愿为难送货人员,也觉得既然是苏父的心意那就收着。苏然为此痛骂父亲恶心,赵明齐赶紧在她说更伤人的话之前把她拉出家门。他本想劝一劝苏然,然而苏父的所作所为反倒让苏然想起了赵明齐的背叛,让她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出轨男人的可恶。

另一边,何健替苏然值班,忙得晕头转向。除夕夜还接到了一个从监狱那边送来的病人。一个少年犯人,在吃年夜饭时和狱友打架斗殴,以致于伤了左眼。何健为他动了手术,虽然他的眼球保住了,但视力恐怕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从随车而来的狱警口中,何健得知少年犯于晓东是被人蒙蔽,犯了诈骗罪。他多病的母亲因此病情加重,父亲则因为气愤而不愿意来看他。手术之后,于晓东却郁郁寡欢,一言不发,油盐不进。

狱警老吴和同事费劲唇舌也没能说动他,最后只好请来了心理咨询师。田苗苗作为心理咨询师来到医院和于晓东攀谈,顺利地让晓东和父亲通上了电话,喊出了心里的思念。何健目睹了苗苗和晓东的聊天过程,事后忍不住跟她握了个手,表示了敬佩。他笑称自己是第一次看到专业能力这么强,人品那么差,对比如此强烈的人。苗苗气得当场跳脚,何健则大笑着离开了。赵明齐特地给苏母预订了度假村的温泉疗养计划,给了老人家一个惊喜,也再次打动了苏然的心。

不过,齐如雪独自在家中,苏然和明齐还是不放心,所以初四就开着车回上海了。路上明齐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原来是家里的钟点工又跑了。他安抚了一下母亲,表示会尽快地回去。就在这个时候,华莎却提着大包小包敲开了齐如雪的家门。她谎称是明齐的朋友,取得了齐如雪的信任,而她的烹饪手艺更是让齐如雪对她好感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