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的身体慢慢在恢复,出于对她的关心,何健希望她能趁着春节休一个小长假,把身体完全养好再回来上班。苏然向他提起了华莎母亲一事,她扪心自问,如果当初换成是别的病人,也许自己会强烈建议她做一个全面检查。何健劝她不要把所有的包袱都揽到自己身上,也借机说服她休假,免得和华莎有正面冲突。赵明齐也拜托何健帮苏然顶班,在两个人的坚持下,苏然休假在家中休养。恰逢今年的春节是苏然母亲的七十大寿,苏然和姐姐苏明约好一起回家为母亲祝寿。明齐也赞同全家去苏然家中过年,他们本想带上齐如雪一起,但齐如雪却拒绝了。考虑到母亲腰椎间盘突出,坐太长时间的车也不好,明齐和苏然只好作罢。

明齐的公司因为国际并购案的失败而损失了不少,但明齐在苏然的鼓励下,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这对经历了十五年风雨的夫妇终于重新走到一起,明齐的改变苏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个时候,明齐却又接到了乔思敏的电话。乔思敏表示身在法国,而且已经好几天都联系不上华莎。出于恻隐之心,明齐来到乔思敏的家中敲门,确定一下华莎的安危。华莎为明齐开了门,但明齐发现家中一片狼藉,华莎则蜷缩在客厅的地板上,桌子上是华母的遗照。看见明齐,华莎率先开口为对苏然的态度道歉。她已经卖掉了老家的房子,从此只有母亲的照片能陪着她。

明齐知道华母的逝世对华莎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但对华莎提出的希望和他还有母亲拥有一个家,明齐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华莎问起明齐过年的打算,明齐不疑有他,告诉她自己一家人要去岳母家贺寿。随后,明齐只给了她一句春节快乐,便离开了。春节前夕,赵明齐带着妻子和儿子来到了岳母家中。苏母对二人之间的事情毫不知情,对明齐一如既往地热情。苏明一家子也随后赶到,合家团聚的欢乐溢满了整间屋子。

苏明趁着和苏然一起包饺子的机会,询问她和明齐的进展。苏然表明赵明齐已经和华莎断了联系,自己也看到了他的变化。深明大义的苏明规劝苏然应当和明齐互相理解,过高的要求只会让夫妻俩渐行渐远。当晚,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与此同时在上海的华莎却煮了一桌子菜肴给遗照中的母亲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