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赶到医院后,却被告知苏然的情况十分严重,需要输血和安排手术,并且极有可能从胃溃疡转化成胃癌。接到病危通知书的赵明齐以家属的名义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后,在病床前守着昏迷的苏然。看着面色苍白的妻子,赵明齐悔不当初,声泪俱下地祈祷苏然能够快快康复。第二日,苏然清醒了过来,同事们大喜。赵明齐恰好回家收拾住院衣物,何健致电告知了他这个消息。明齐回到医院后对苏然关怀备至,并表示在手术前要先告诉她两件事。作为医生,苏然知道自己这次面临的极有可能不仅仅是胃溃疡,她表明心中有数。可明齐说的另一件事却出乎苏然的意料,他当着苏然的面把两个人已经签署好的离婚协议书撕烂了。明齐告诉苏然,如果她患的是胃癌,那么他绝对不会同意和她离婚,他会一直陪伴在她身边。而如果苏然很幸运,他就会照顾她直到她身边完全康复。

如果到那个时候苏然仍然觉得他没有资格生活在她身边,他会尊重苏然的选择。或许这就是夫妻,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虽然明齐的懦弱和妇人之仁伤害了苏然,但这个时候,他的坚持和承诺给了苏然莫大的勇气去面对未知的病况。很快,院里给苏然安排了手术,也在手术中将切片送去快速活检以确定溃疡的性质。不幸中的大幸,苏然确实只是胃溃疡,手术也非常成功,只需要术后休养。赵明齐一直在苏然的身边悉心照料,也在她出院后陪着她回医院输液。

苏然没有拒绝,接受了他的照顾,两个人都没有说破,但明显地,关系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有了一点缓和。另一边,华莎因为母亲的病逝而痛不欲生,她想起当初苏然曾信誓旦旦地保证母亲手术没有问题,但却一直用术后恢复期来搪塞自己,没有给母亲做全面检查。痛失母亲的她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苏然的身上,甚至抱着母亲的遗像拦住苏然,要她为自己母亲的生命负责任。苏然明白她的难过,但当初是华母自己隐瞒了身体状况,所以才没有为她安排脑部CT以及核磁共振。

这样的解释在华莎看来当然只是借口,原本就处心积虑要将明齐占为己有的她这下子对苏然有了更深的怨恨。这天,她又来到了赵明齐的办公室。赵明齐正在陪伴苏然,所以不在公司。老马知道华莎的存在,十分不欢迎她的到来,对她一阵数落,却反被华莎讽刺并不懂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