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趁着有空到母亲家中照顾腰椎间盘突出的她,齐如雪对苏然这个儿媳始终很不满意,在她看来,苏然的教养和素质都达不到自己的标准。苏然也知道自己与婆婆不对盘,不过她还是特地在医院的中医科开了特效药让赵明齐拿给齐如雪。赵明齐希望能和苏然好好聊聊,但苏然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只留了一个冷漠的背影给他。另一边,华莎康复出院,重新上班。但她却又被上司拉着去给大客户陪吃陪喝,机智的她用醉酒呕吐躲了过去。这样被上司压榨的日子使得华莎更渴望有一个坚实的臂膀给自己依靠,让自己可以不受欺负。就在这个时候,她接到了老家的电话,得知母亲竟然病危住进了医院。

原来华母患脑动脉瘤已经有一段时间,视力衰退也和这个有很大的关系,但她却瞒过了女儿。华莎感到自己对母亲的忽略,心急如焚地赶回老家。乔思敏不放心华莎,私底下打了电话让赵明齐陪她去。赵明齐果断地拒绝了,可随后他又接到了华母的电话。华母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所以希望能见明齐一面。原来华母曾在华莎那里看过她与明齐的合照,也并不知道明齐是有妇之夫,她只想在临终前能亲眼看见女儿有个好归宿。面对一个垂危母亲的请求,赵明齐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接受。他再次借口出差来到了华莎的老家,而看见他的华母把华莎的手交给了他,紧接着便面容安详地停止了呼吸。

华莎哭得声嘶力竭,明齐则一直陪伴她料理后事。期间老马从公司打来电话找明齐,但明齐手机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又因为出来匆忙没有带上充电器,只好呼叫转移到华莎的手机上。上海这边,苏然已经失眠了一段时间,脸色憔悴,让何健非常担心,他劝说苏然做一个检查。没想到话音刚落,苏然就昏倒了。经过检查,苏然胃溃疡十分严重,已经到了下病危通知的地步。

何建赶紧打电话通知赵明齐,却发现接电话的居然是华莎。明齐向何健坦白在华莎老家,何建对他破口大骂,要他无论如何都要立刻回来照顾虚弱的苏然。从知道赵明齐出轨以来,何健一直在给予他支持和帮助,可是这一次苏然的病危让他对赵明齐失望至极。他的妻子已经虚弱到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这个作为丈夫的男人居然在另一个女人那里。何健忍无可忍,但他又只能在同事们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为赵明齐掩饰,让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出差而且正在赶回来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