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的放松之后,苏然总算睡了个安稳觉,隔天的手术十分顺利。恰好第二天是元旦前夕,但现在和赵明齐弄成这个样子,显然苏然是不想和他一起过年的。何建于是请苏然去附近一家新开的烤鸭店吃烤鸭,顺便怀念一下在北京进修的生活。期间何建劝苏然和赵明齐相互理解,苏然则认为赵明齐的隐瞒只是在加剧自己对他的不信任,不过,她还是感谢何建的关心和支持。夜里,整个上海灯火通明,烟花四起,都在迎接新年的到来。苏然一个人走在江边,心中思绪万千。往年她和赵明齐都会去海边看日出,一起迎接新的一年,只有今年,他们甚至已经到了要离婚的地步。正在此时,苏然接到了姐姐苏明的电话。苏明带着丈夫和孩子去了苏母家中拜年,电话里传来的都是欢声笑语。他们并不知道苏然和明齐已经取消了希腊之行,苏母更是祝明齐生意兴隆。苏然心中有太多的委屈和难受,却无法跟家人诉说,只能三言两语挂了电话。随后,她考虑再三,拨通了赵明齐的电话。

赵明齐刚刚送完华莎出院,独自一人在咖啡厅里坐着。苏然在电话中要他明天把多多接回家,恰好赵明齐的公司最近有一个收购计划受阻,他们决定用这个做借口,谎称是临时赶回来。与赵明齐通完电后,苏然来到婆婆家,发现儿子多多大半夜的居然还在吃零食。零食是赵妈妈买给多多的,为了奖励他喝下养胃汤。苏然不赞成多多这样的饮食习惯,更反对婆婆给多多喝中药,毕竟孩子的消化系统还不健全,不应该乱吃东西。

但她的说法却惹火了婆婆,本来赵妈妈对这个儿媳妇就诸多挑剔,两个人又一次因为意见不合而争论不休。多多偷偷打了电话向爸爸报讯,赵明齐火急火燎地赶到,想为婆媳二人调解矛盾。虽然最终是拦下了赵母,但赵母对苏然的指责根本停不下来。心中满是委屈的苏然只能默默承受丈夫的出轨和婆婆的谩骂。经过手术之后,孩子拴拴恢复情况良好,只是还需住在重症病房。苏然和何建都知道拴拴的爸妈为了孩子已经倾家荡产,于是想在新年这一天请他们吃顿饱饭。

何建怕拴拴爸妈不肯去,谎称要他们俩请客,没想到拴拴妈在饭桌上忍不住说出了二人的困境,直嚷着吃不下。苏然和何建解释之后,夫妇俩羞愧难当。为了拴拴的病,拴拴爸妈已经是无家可归了,甚至想要去卖血。何建提醒他们那些小广告没有什么真实性,苏然也表示会尽最大的努力向医院申请减免医药费。当晚,赵明齐把儿子从奶奶那里接回家陪伴苏然,能和儿子过元旦,给了苏然莫大的安慰。另一边,近日赵明齐的公司在积极争取一家国际公司的收购,但是由于顽固思想的老马在私底下给该公司代表送了钱,导致明齐的公司几乎被淘汰。明齐于是希望老马去接受培训,改变一下老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