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取消了休假,回到医院继续上班。同事们都感到惊讶,但除了素来对苏然颇有意见的张敏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多想。何建虽然关心苏然,但在苏然表示家里临时有状况之后,也不再追问。前一天医院里曾来过一对夫妇,他们的孩子栓栓因为早产而有许多并发症,最严重的就是眼睛。由于孩子需要进行一个难度极高的手术,而唯一能完成的苏然又休假,何建只好联系北京的专家让夫妇把孩子送往北京。可是,这对夫妇的家庭状况十分困难,孩子早产就已经花光了他们所有的积蓄。因此,何建希望苏然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接下这个病例。苏然欣然同意,很快,栓栓便被送回了中心医院,年轻夫妇对苏然感激涕零。

另一边,华莎身体恢复得很好,可她并不想出院,她想利用自己的虚弱来挽回赵明齐的心。于是,她偷偷在自己的牛奶中放入了香皂,以致于呕吐不止。医院检查不出身体上的问题,只好让她继续住院观察。明齐时不时到医院探望华莎,乔思敏却要求他在自己出差期间好好华莎。明齐本想拒绝,可面对良心的责备,他只能选择妥协。期间,为苏然打抱不平的田苗苗来到了医院。她毫不留情地斥责华莎惺惺作态,更要她拆开纱布验证伤口的真假。

对华莎心怀愧疚的明齐大发雷霆,把苗苗赶了出去。心疼苏然的苗苗把这件事告诉了苏然,对她离婚的决定表示了绝对的支持。可这个消息却让第二天就要给孩子动手术的苏然一阵心烦意乱,当晚在医院里休息时辗转反侧,还跟护士拿了安眠药才勉强睡下。次日的手术过程中苏然显得心神不宁,一旁的何建当机立断以机器故障为由中止了手术。孩子父母的哀求和同事张敏的背后指责让苏然感到了莫大的压力,她忍不住责怪自己无法把感情和工作分开。如果手术失败,孩子将面临终生失明,苏然无论如何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何建深知苏然的压力,在他的坚持下,苏然请了假。

于是,何建带着苏然进行了购物、做瑜伽、登山等一系列活动,目的在于舒缓她的身心,让她能够舒舒服服地一觉到天亮。在苏然平安到家后,何建约了明齐到自己家中谈话。明齐向何建表明对苏然和家庭的重视,他知道华莎也许是在欺骗自己,但他却不得不承受,只有这样他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明齐又郑重地表示已经不再有非分之想,认为苏然无法理解和信任自己。何建却客观地告诉他,他现在的所作所为根本是自相矛盾,让人觉得他出尔反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