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在接到乔思敏的电话后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医院看望华莎,期间他接到了妻子的电话,今天是他和苏然外出旅游的日子,苏然正满心欢喜地准备着行李。明齐谎称自己正在开会,答应妻子会尽快回去。但是,华莎见到明齐后却声泪俱下地求他给自己时间去忘记。看着满脸泪水的华莎,明齐霎时间心软了,只能连声说着对不起。同情华莎并不意味着明齐要放弃妻子,可乔思敏临时因为工作而走开,明齐只能暂时在医院里照顾华莎。趁他不备,华莎偷偷关掉了他的手机。打不通明齐电话的苏然把电话打到了公司,却从老马口中得知明齐早就已经离开公司了。心灰意冷的她把所有收拾好的行李到放回了原位,丈夫的再一次欺骗伤透了她的心。而医院里的明齐好不容易等到思敏回来,心急火燎地开着车回家。面对妻子的询问,赵明齐再一次选择了隐瞒。

当知道苏然已经问过老马,他只好坦白。苏然询问情况后以医生的专业知识清楚地告诉明齐,华莎只割了静脉而非动脉,才会连血都不需要输,还能来得及抢救。显而易见华莎是在博取明齐的同情,但明齐却认为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夫妻俩再次大吵一架,苏然夺门而出。情绪激动的苏然本想去田苗苗家中找她,但田苗苗却把苏然带到了嘈杂的酒吧。为了让苏然放松,苗苗哄骗她喝下了长岛冰茶,俩人还在酒吧里遇见了造型师斯蒂文。几杯酒下肚,原本就痛苦的苏然忘记了所有烦恼,在酒吧舞池里尽情舞蹈。

当晚,苏然和苗苗喝得酩酊大醉,被斯蒂文送到了酒店。醉得不省人事的两个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斯蒂文拍下了不雅照。翌日清晨,苗苗赶着上班先行离开,苏然则看到了斯蒂文留下的纸条。斯蒂文表示已经付了酒店费用,并留下了联系方式。同时苏然发现自己脖子上的玉坠子不见了,她于是致电斯蒂文,感谢他的照顾,但当她准备询问自己坠子的去向时,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合适,便收了话头。斯蒂文表现得十分绅士,苏然完全没有察觉他的狼子野心,反而对他充满了感激之情。

事实上,苏然的坠子确实是被斯蒂文取走,但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明齐等了苏然一夜,回到家中后的苏然只把他当成了透明人,直到她换好衣服出门上班,才给明齐下了最后通牒,元旦后办理离婚手续,离婚不离家。另一边,再次把明齐的婚姻逼入绝境的华莎已经被医生通知第二天可以出院。由此可见,她的伤势确实并不严重。此次明齐的出现让华莎认定他还爱着自己,心中竟然又燃起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