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然和赵明齐终于重归于好,明齐偷偷预定了希腊爱琴海的双人豪华浪漫游,想补回一个夫妻的蜜月。苏然得知后本想带上儿子多多,由于多多强烈拒绝,明齐又希望和妻子二人世界,最后只好作罢。可以算是劫后重生的明齐欣喜于挽回了妻子的心,他卖掉了自己的车,不想再和华莎有什么瓜葛。天不遂人愿这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是生活的常态。华莎带母亲在另一家医院检查后同样被告知术后需要恢复期,暂时看不清是正常现象。关心则乱,她始终认定是医生敷衍了事,要求让母亲住院观察。可华母的状况并不需要住院,该院医生拒绝了她住院的要求。华莎只好将母亲又带回了中心医院,大闹眼科办公室。眼科医生张敏无奈之下安排了华母住院,作为主任的苏然检查后也表示华母只需要回家休养即可。

华莎认定是苏然公报私仇,在她的面前极尽讽刺,嘲笑有洁癖的她一定是不解风情的。苏然用尽了所有的风度,才克制住了对华莎动手的冲动。对于华母她问心无愧,但华莎的话还是刺到了她的痛处。她猜测一定是赵明齐在华莎面前诋毁自己,心乱如麻的她下班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田苗苗的住处。苗苗一语道破苏然的担心,直指华莎断章取义,目的在于破坏苏然对明齐的信任。苗苗的说法没能消除苏然的怀疑,回家后她还是忍无可忍地质问了明齐。明齐闻言大喊冤枉,他仅仅是在买车时告诉过华莎自己的妻子是个医生,非常注重生活细节。

面对妻子的质疑,明齐只能诚恳地请求他相信自己,不管两个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在外人面前诋毁她,绝对不会。另一边,华母瞒着华莎偷偷地离开了医院,并搭上了回老家武陵的汽车。华莎没能拦住母亲,只好暂时作罢。这个时候她接到了来自赵明齐的电话,赵明齐约她第二天下午在咖啡馆碰面。

明齐的目的自然不是重修旧好,而是警告华莎不准再打扰自己的家人。华莎却自以为是在帮助过得很压抑的明齐指出苏然的错误,她的自以为是让明齐暴跳如雷。明齐再次明确地告诉华莎两个人已经成为过去式,他已经深深地伤害过苏然,绝对不允许华莎再给她带来一点点伤害。为了彻底断绝和华莎的关系,明齐已经将车卖掉,也把华莎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而他的后悔相识和决绝彻底打击了华莎,当晚她便在闺蜜乔思敏的家中割腕自杀。所幸乔思敏及时把她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但看着憔悴的华莎,思敏心疼不已,她拨通了赵明齐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