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莎把年迈的母亲接来了上海,并决定带母亲去中心医院检查视力衰退的眼睛。由于房子要半年后才能入住,她和母亲暂住在她的闺蜜乔思敏家中。得知华莎属意的医院,思敏忍不住提醒她当心与苏然碰上面。华莎表示中心医院的眼科是全省最好,既然她要为母亲看病,就一定要去最好的医院。第二天,华莎带着母亲去了中心医院,却发现苏然竟然是那里最权威的眼科专家。她于是拜托思敏打电话询问明齐何建的医术如何。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思敏联系了赵明齐。赵明齐和何建关系匪浅,顺手便为华母安排了检查。何建检查后发现华母的眼角膜处有翼状胬肉,需要进行手术切除。很快,他为华母安排了切除手术。眼科手术需要两个大夫配合,原本和何建搭档的张敏因为女儿在学校突然昏倒所以临时请假,苏然便顶上了这个位置。

虽然何建对苏然不愿主刀感到狐疑,但也没有多问。手术进行得十分成功,可几天后华莎却发现母亲仍旧看不清楚。做贼心虚的她认为一定是苏然在手术中故意出现什么失误,想要报复自己。她气急败坏地大闹苏然的办公室,斥责她没有医生该有的职业操守。苏然非常尊重自己的职业,不管她多么痛恨华莎,在对待病人时都一定会一视同仁,可她的问心无愧却只换来华莎的怒骂。华母曾经也是一个第三者,这些年独自一人带着华莎为生活奔波。华莎自小就与母亲相依为命,她不容许母亲受到任何的伤害。

情绪极端的华莎吵着要带母亲转院,何建严肃地用自己的行医生涯向她保证了手术的成功。这场闹剧在华母转院后暂时告了一个段落,何建却从中察觉了端倪。他私下找到了明齐,真心诚意地问他是否需要帮助。十年前明齐公司的卡车出了车祸,撞坏了何建的器材,何建痛失所有身家,明齐主动找到他给予了赔偿。两个人因此相识并结为好友,这之后何建又在苏然的推荐下去了中心医院上班。这些年来,对何建来说,明齐夫妇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明齐向何建坦言了自己在婚姻中的疲惫和压力,何建并不单纯责怪他的出轨,而是提醒他认真思考一下,然后和苏然心平气和地聊一聊,把所有的心情都告诉她。明齐决定听何建的话,试着与苏然谈心。当晚,他把儿子多多送到奶奶家,自己在家备了红酒等着苏然。苏然本不想与明齐说话,现在她总会觉得明齐满嘴谎言。但是,明齐却向她坦承了这些年来她忙着追求事业和理想对自己和儿子的忽略。明齐的眼泪和诉说最终打动了苏然,她开始反省自己的过错,两颗心也在这一晚重新地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