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为华莎寻了一处房子,并与华莎会面,想将五十万作为首付款给她。华莎闻言一颗心跌到了谷底,气急败坏地拒绝了赵明齐,起身离开。在华莎看来,她对明齐真心实意,绝不是贪图他的财富。所以明齐作为弥补的分手费让她感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可闺蜜乔思敏却客观地告诉她,赵明齐是个好男人,但她来晚了,这件事就是这么简单。闺蜜的劝说不仅没能让华莎死心,反而使她主动找回明齐,收下了那栋房子,并表示祝福他和苏然。明齐信以为真,却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华莎阴谋的第一步。在这之后,华莎找到苏然,在她面前梨花带雨地为明齐解释了一通。这气坏了苏然,她在田苗苗家中暴跳如雷。

旁观者清的苗苗一眼看穿了华莎的伎俩,她劝说苏然不要轻易离婚,顺了华莎的意。因为华莎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挑拨苏然和明齐的关系,反倒证明赵明齐并没有撒谎,他是真的已经和华莎提出分手,才会让华莎按捺不住地出手了。苗苗分析得头头是道,可疲惫的苏然只想早日恢复平静的生活。她不想去和什么小三斗智斗勇,也不想和华莎去争夺一个背叛了自己的男人。她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婚,不管苗苗如何苦口婆心地劝阻。此时,一个意外的发生给明齐的婚姻带来了希望。多多在学校里踢足球时不慎摔倒,摔伤了眉骨上方太阳穴附近,差一点就伤及眼睛。苏然吓得不轻,作为母亲,即便她是第一中心医院最优秀的眼科医生,她也无法对着自己的儿子缝合伤口。

尤其是在多多受伤部位不能打麻药的情况下,她只好让何建代替自己。所幸抢救得当,缝合也很顺利,多多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这让苏然开始思考起了和赵明齐的婚姻。姐姐苏明的顾虑不无道理,不管多多能否理解他们的分开,对孩子来说,他就是有了一个和别人不一样的家庭。这样的阴影对多多的成长一定有很大的影响,爱子心切,苏然思前想后,决定和明齐分居。

除了不离家,他们所有的生活都会跟离婚夫妻一样,直到多多长大成人。这是苏然最大的让步,她不想伤害孩子,但明齐的过错她绝对无法原谅。无可奈何之下,明齐只好同意了苏然的要求。与此同时,华莎和闺蜜一起到购房处签约,可她却在合同上签上了赵明齐的名字。原来,她竟打着与赵明齐拥有共同财产的主意。她并不甘心与赵明齐一拍两散,她要的是他这个男人而不是这所房子。乔思敏劝她不得,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