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醉如泥的华莎回到家中却发现门锁已经被房东换掉,忘带钱包的她身无分文,开锁公司也不肯给没有房产证的她开门。眼看就要流落街头,华莎拨通了赵明齐的电话,明齐正出门要为母亲充电卡,拒听华莎的来电。但华莎不肯放弃,明齐最终还是接听了电话,毫不留情地斥责华莎每次联系自己都能把自己的家搞得天翻地覆。华莎酒劲未消,再加上无家可归的委屈,她忍不住对明齐破口大骂,并表示就算丧命在大街上也不会乞求她的帮助,尔后挂掉了电话。也许这就是明齐和华莎正式划清界限的好时机,可偏偏明齐心软地回拨了电话,在找到华莎之后又给了她几张钞票让她可以入住旅馆。

这样一个细心体贴的好男人,更让华莎觉得不可以轻易放手。明齐万万没有想到,就是他又一次的拔刀相助,给他和苏然本就濒临破碎的婚姻又加上了一道伤痕。其实明齐这么多天的努力修补已经让苏然开始动摇,可她却发现了明齐衣服上的红唇印。想起明齐又一次欺骗了自己,苏然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这次,她把离婚协议白纸黑字地写清楚,摆在了明齐的面前要求他签字。明齐百口莫辩,面对苏然的坚决,他也不管不顾地选择了拒签。他不想失去这个家,不想失去妻子和儿子,他努力忏悔和弥补,却总是在最后功亏一篑。

苏然并不接受明齐的解释,她铁了心要与他断绝关系,甚至大半夜地拉着行李箱就要离开。儿子多多的出现才让她暂时留住了脚步,怕妻子离开的明齐抱着行李箱在客厅守了一夜。但翌日清晨,苏然就头也不回地离家出走了。她来到了田苗苗的家中暂住,思想超前的苗苗认为苏然离婚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失去婚姻的锁链,风韵犹存的她可以得到整个世界。另一边,公司的老马劝说明齐要使出哀兵政策,拖延时间博得苏然的原谅。

同时,他告诉明齐,当务之急是结束掉和华莎的这段孽缘。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一笔分手费,而且要是她拒绝不了的价格。明齐于是私下从公司调用了五十万现金,希望这笔钱能挽回自己的家庭。苏然不知去向,明齐在儿子多多的帮助下得知她躲到了苗苗家中。他满怀诚意地来到苗苗家,却吃到了闭门羹。能说会道的苗苗三言两语就把明齐给赶走,并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他在三天内签完离婚协议再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