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齐把华莎送回了家,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是华莎的苦肉计。看着可怜兮兮的华莎,明齐于心不忍,答应了陪她到她入睡。一直到半夜,明齐才从华莎家中离开,并把身上的钞票都留给了她。第二天清晨,苏然前往婆婆家中接走了儿子多多,并把他送到了学校。明齐则在补完觉之后照常到公司上班,期间他又接到了华莎的电话。华莎有意约他吃饭,要把他留下的钱还给他。明齐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他在妻子外出这半年里与华莎有过一夜情,但他心中并不想放弃与妻子的婚姻。当天下午,苏然忙完工作以后到学校接儿子下课。半年未见,多多已经不爱吃原先爱吃的披萨。不过,苏然提出海鲜大餐还是得到了他兴高采烈的赞成。

苏然于是致电丈夫,约好在学校门口见面。在明齐到达之前,苏然在儿子的强烈要求下带他去一旁吃了汉堡包。很快,明齐到了学校门口,没看到妻子和儿子,却看见了华莎。相比明齐的手足无措,华莎显得镇定自若。她把明齐的钱还给了他,并带了礼物表明送给明齐的儿子。明齐不得已收下了礼物,可当华莎说起两个人的事情时,明齐却没能狠心地断绝关系,而是唯唯诺诺让华莎认为两个人可以由一夜情发展出点什么。虽然华莎很快离开了,但苏然还是撞见了她与明齐聊天的这一幕。

她询问明齐华莎的身份,明齐面不改色地掩饰了过去。这之后一家人一起前往明齐母亲家中,探望又与小保姆发生冲突的赵母。赵母是一个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教授,自诩高级知识分子,时不时要给小辈说一些大道理。苏然认为婆婆要求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村姑娘学会垃圾分类实在有些苛刻,使得赵母极度不满,几个人不欢而散。当晚,明齐借口奖励多多学习的进步,将华莎送的平板电脑给了他。不曾想袋子里还有一张华莎的名片,面对妻子的质问,明齐反应迅速地搪塞了过去。

翌日,心理咨询师田苗苗在前往第一医院寻找干姐姐苏然时,遇见了一名有暴露癖的变态男子。苗苗身手敏捷,抓住了变态男子,对他一阵拳打脚踢之后将他拉到了医院。在那里她偶识何建,被医院同事奉为绅士男神的何建对粗鲁的苗苗印象极差,两个人初识便针锋相对。随后,苗苗与苏然见面,苏然提起了前一天晚上明齐接到的骚扰电话。苗苗猜测这是吸费电话,于是帮她登录了明齐的通信客服中心,发现果然被扣去了几十块的话费。同时她发现一个与明齐频繁通话的号码,苏然充分表现了对丈夫的信任,表明那只是明齐与合作伙伴之间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