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天福依然对恒娘一往情深,恒娘要求洪天福赶走小蝶,小蝴被恒娘命人仗打数十大板,洪天福事后向恒娘透露小蝶已经怀上身孕,恒娘听完洪天福的话如遭雷击,小蝶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宝带,宝带当初怀上孩子获得洪天福宠爱,恒娘担心小蝶获宠之后被洪天福冷落,洪天福不愿意赶走小蝶,恒娘计上心来同意洪天福纳小蝶为妾。小蝶嫁给洪天福当天离奇失踪,恒娘向洪天福讲述小蝶失踪过程,小蝶失踪其实跟恒娘有关,恒娘不久之前与小蝶在悬崖上相见,小蝶以为恒娘已经允许她成为洪天福的小妾,恒娘露出本来面目哈哈大笑提醒小蝶不要太天真。小蝶见恒娘言而无信,心中升起怒气与恒娘在悬崖边上争执,恒娘失去理智失手将小蝶推落悬崖。

洪天福来到悬崖下面找到小蝶的遗体,小蝶血肉模糊已经死去多时,洪天福从小蝶手中发现一支发钗,发钗是洪天福送给恒娘的信物,洪天福回到府上向恒娘展示手中发钗,恒娘见自己的罪行已经败露,情急之下与洪天福扭打在一起,洪天福被恒娘夺过发钗扎中胸口,恒娘目睹洪天福受伤倒在地上,心中升起惶恐转身就跑。洪天福在恒娘离去不久从地上站起来,怪婆婆来到房门外面发现洪天福由狄伦假扮,狄伦处心积虑引诱恒娘与洪天福产生矛盾,恒娘在狄伦的设计下逃出洪府,狄伦趁机哄骗恒娘献出体内血液。

恒娘心灰意冷愿意给狄伦吸血,狄伦面目狰狞咬破恒娘的脖子,恒娘双眼发出光芒容貌变得吓人之极,眼看狄伦就要吸完恒娘的血液,怪婆婆在洪天福的陪同下上门劝阻恒娘不要再上狄伦的当。狄伦企图利用恒娘修练法力,恒娘的血液便是狄伦修练法力的媒介,洪天福一脸焦急提醒恒娘上了狄伦的当,恒娘不相信洪天福的话一口喝光狄伦提供的药水,狄伦见恒娘喝光了药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哈哈大笑,恒娘喝下药水已经成为狄伦的傀儡,狄伦心知自己已经大功告成。恒娘见狄伦果然是在利用她,心中升起悲痛痛骂狄伦,狄伦在恒娘的痛哭声中得意洋洋漫不在乎。洪天福跟随怪婆婆来到小蝶坠崖之地,小蝶坠崖并非恒娘所为,真正的元凶是狄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