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从后花园路过却听到有人窃窃私语,她赶快在那里躲了起来,发现宝带竟和那天逼她还钱的男人赵良说话。宝带和赵良是老相好,自打宝带嫁入洪府,赵良就不断的找宝带拿钱。小蝶不小心弄出了响声,宝带和赵良怕他们骗取天福财产的阴谋暴露,决定先发制人赶走恒娘,想出毒计陷害恒娘在买回的补药里下了麝香,还狠狠地扇了恒娘一耳光。恒娘觉得十分委屈,小蝶说这明明是宝带要陷害夫人把夫人赶走,她昨天亲眼看到宝带和一个男子在后院搂搂抱抱,而且那个男子正是那天在街上要宝带还钱的人。小蝶怀疑宝带和那个男子合伙欺骗了她们。之前恒娘带宝带回洪府的时候她告诉天福宝带是隔壁王婶的表妹。

天福质问恒娘为什么要欺骗自己,恒娘说她当初隐瞒宝带的身份,是不想让天福认为她来路不明身份低贱。可是不管恒娘再怎么辩解,天福也不相信她了。恒娘受到天福的责骂,含冤离家出走,险些被两个歹徒逼得跳下悬崖。怪婆婆准备出手相救之际,却被狄伦趁机袭击法力全无。恒娘被狄伦救走,一觉醒来才知道是狄伦救了自己,狄伦让恒娘安心在他的家里养伤,恒娘对他毫无戒心。怪婆婆怕狄伦会对恒娘下手,及时出现在狄府说是狄伦请她来照顾恒娘的。小蝶来看望恒娘,她说宝带生下儿子后更加嚣张跋扈,让恒娘赶快回家。怪婆婆带恒娘回到洪府,宝带却以自己和儿子的性命相逼不让恒娘进家门,天福只得先让恒娘先行离家。

回到狄府,恒娘看着天福交给她的账房钥匙伤心难过,她告诉狄伦这把钥匙她和丈夫一人一半,只有两把钥匙合二为一才能打开洪府的保险箱。狄伦发现自己的法力对恒娘不起作用,为了早日让恒娘喝下自己的血破了龙纹胎记对她的保护,启动法器的法能,狄伦决定利用这把钥匙帮助恒娘返回洪府,进一步取得恒娘的信任。狄伦化身师爷吕中在酒馆接近赵良,并向他透露洪府账房钥匙的秘密。赵良第二天就来到洪府让宝带赶快把天福的钥匙搞到手,他们俩就可以发一笔横财了,宝带不想让赵良占便宜,赵良说如果宝带不听话,他就把孩子不是天福的秘密宣扬出去。宝带答应让恒娘回家,她提出改立自己做正室并掌管账房的条件并让天福当众宣布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