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们各自都设下了伏兵,义渠君要与芈月说清楚,有个了断,芈月问他如何了断,他拿出一张羊皮地图,说以咸阳为起点,咸阳以东交给赢稷打理,咸阳以西交我义渠人打理。芈月坚决不同意,说她好不容易把四分五裂的秦国合并了,现在你又要把义渠人和秦人共同打下的天下分得四分五裂,最后她说,自从她嫁给义渠君,事事都将他看得比自己重,但凡只要我芈月能给你的都会给你,然后拿出一件为他早已做好的锦袍给他,义渠君感动了,说今天就算了,相约五日后,他将带兵进入咸阳的宣室殿,到时宣室殿的门开着,那大家就相安无事,如果到时宣室殿的门若关着,那就别怪他不顾旧日情份了,大家以这张羊皮地图为凭证。

回到秦宫,众人已为义渠君布下天罗地网了第四日,芈月独自一个落寞地坐在残阳如雪的楼台上看着日落,儿子赢稷来到她的身边,跟母亲说明日就是第五日了,芈月叹了口气说,可惜了,这么好的夕阳,义渠君以后再也看不到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当年把他拉到这咸阳城来,让他陷入这种他永远也无法理解的纠纷之中,说不定他现在还在草原上行猎,纵马,放牧,仍是个快乐的部族王,他永远是属于那里的日月星辰,而不是这里的亭台楼阁。属下来报义渠王,说明日守宫的兵马以备好,义渠王让大家今晚酒肉酣畅,然后好生歇息。

属下说明日有一场恶战,要他作些准备,可是义渠王却说不用,他和芈月之间不需要,她是说过总有一天将取我性命,可是她终究是做不到的。芈月在深夜去探望芣儿,看着天真无邪的稚子,芈月泪流满面,说也许过了明日,她的芣儿只能在梦里见到他的父亲了。果然,第五日到了,义渠君带着兵闯进了秦宫,白起苦苦相劝,义渠君一意孤行独自提剑闯入宣室殿,魏冉,芈戎分别提剑阻拦,都不是他的对手,蒙熬看实在不行了,就用箭射中义渠君,义渠君死了,从义渠部落全部收复已成为大秦的子民,从此,秦国不但得到了良马,而且从此东进再也后顾无忧了。义渠君的离世,对太后芈月打击特别大,她三天三夜水米未进,拒不见任何人,后来在芣儿和王孙柱儿的呼唤下,好不容易见人了,整个人憔悴不堪。后来在赢稷关怀下,和太医的调理下,终于慢慢能起床行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