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莴,魏冉,赢稷三人在一起商量如何处置义渠人的事情,则庸莴认为处理义渠人是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了,说原来因为大王刚登上大位,各国又虎视眈眈,七公子又在一起叛乱,所以在当时,太后不得不安抚义渠人,忍让他们,而如今,大秦一切已起上正轨,正是处理他们的时候了。魏冉和赢稷都许可了庸大人的主张,但是魏冉认为,义渠人眼下更急,我们应当以静制动。魏冉见太后,太后赐衣给魏冉,遇到义渠君刚好进入大殿,魏冉和他行礼,而义渠君则视无不见。

太后说他为何如此,魏冉又没有开罪于你。芈月让人把义渠君爱吃的羊肉端上来,可是义渠君并不买账,说虎威已关了几日,为何还不放人,芈月则告诉他,此事不能着急,她已经让下面暂缓审问虎威了,但是虎威犯法在先,而且证据确凿,此事确实不好办。义渠君转身就走,闯到狱中杀了廷尉,私自把这虎威等人带出监牢。蒙熬将军听到下面军士禀报,顿时汇报给庸大人,庸大人认为他们义渠人已经无法无天了,已经派蒙熬将军派众兵把义渠大营围得水泄不通。

庸莴与臣子们和大王太后商议处理的结果是,给义渠君三天时间,让他务必交出虎威,否则只好下令清缴义渠大营。在被围困的义渠大营里,虎威与义渠君正在喝闷酒,相到当年老巫至死都不同意义渠君娶秦国的芈月,说娶了她就会给义渠带来灾难,如今看来老巫的话果然应验了。义渠君说他就是死,也不会把兄弟交出去,可是虎威却认为,义渠君待他如此有情有义,错是他凿就的,他不应该为难义渠君,不该为难兄弟们。

趁义渠君喝醉了,虎威他独自走出义渠大营,面对前来逮捕的他的秦国将士,他毅然提刀自吻了。面对虎威的死,义渠君悲愤难抑,他发誓要报仇血恨,决不会放过他们秦人的。白起对他苦苦相劝,让义渠君放手,不要再逼太后在义渠人和秦人之间作出选择的了,这样逼下去会逼出人命了,劝他带着自己的人马回到自己的义渠草原,那里天高云阔,任义渠大王任意驰骋了。

义渠君面见太后,质问她说话句句偏向秦国,你这个太后眼里哪里还有我们义渠人呢,让太后交出庸莴和蒙熬将军,是他们限定三日,是他们派兵围了义渠大营的,太后说所有的令是她下的,要抵命直接找她。两人最后争吵未果,义渠君离开大殿时,对芈月说我能帮你打天下,也能毁了你的天下。芈月带着芣儿,与义渠君在秦国的郊外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