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冉和庸大人来报,说是楚王芈槐逃跑了,芈月赶紧让人封锁各个要道,派人搜查,虎威此时带着义渠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拒不接受检查,与守城门的将士发生争执,差一点刀剑相向,好在蒙将军怕事态扩大,只好令下属放行他们。此后,蒙将军向庸大夫禀报了此事,说担心义渠人长期以往,其他人也将效仿之,那以后咸阳城的治安将以难管制了,庸大夫答应择时再向太后进言。王后芈瑶听说父王槐跑了,动了胎气,产下一名嫡子人却殁了。楚怀王终究被秦兵追回来了,此后他一直郁郁寡欢,在一天早上醒来,侍人发现他也殁了,芈月说他,人虽然昏聩,但也很恋故土,还是送回楚国去安葬吧。樗里子病死了,死前交代和叮嘱庸大夫和魏冉两件事:一是,弱楚灭齐,二是担心朝堂里义渠人会做大做强,到时候朝堂无法制约他们。所以请庸大夫先未雨绸缪。芈月联合燕国,魏国,韩国一起进攻齐国,各国联军一到,齐国很快就灭了。

一天虎威在义渠大营喝酒骂娘,说这次有战攻的,都论攻行赏了,魏冉是国相了,白起是大良造,连那个没打过几次仗的芈戎居然也封了个什么新城君,可我们有什么呀,有人说,太后给我们赏了许多酒和腌肉呢,还给我们义渠大王赏了四座城池,虎威将军却说,那是打发叫化子呢,说太后卖命的时候就想着我们,论功行赏时却把我们抛到脑后,正说着,虎威说那酒怎么那么难喝,跟喝马尿似的,说着,看见远处正来一行车马,上面有酒有肉,经过一问,说是太后赏给新城君手下将士的东西。虎威他们不管那么多,拉着几车东西就往义渠大营走。

当庸莴听到蒙将军给他汇报此事,气得大骂,说他们是明抢了,成何体统。然后让蒙将军和芈戎一起向大王禀报此事。一日,虎威在咸阳的街上用两张狼皮强换丝绸,和小商发生争执,把小商给推摔死了,触犯了秦国的律法,蒙将军派人将蒙将军等人抓了起来。义渠君听到消息后,找赢稷要求放人,可是赢稷却说,任何人只要是触犯了秦法都得受到处罚,就算是本王身边的人也不例外,所以拒不放人。

义渠君说虎威将军是他们的爱将,一直战功累累,怎么能为一个小商抵命,可是赢稷却说,小商也是大秦的子民,我是大秦的大王,理应当为他们作主。气得义渠君当众和赢稷吵了起来,两人不欢而散。太后把赢稷带到她曾经在秦国住过的惠院,那里狭小急促,可却是当初芈月和魏冉,葵姑的安身之地,虽小却很温暖。从而劝慰大王,说所有人都没有错,错的只是娘亲是太后的身份,可是娘亲一直想要一份普通人的温暖,就像当年在这惠园一样。芈月安慰义渠君无果,义渠君要么放了虎威他们,否则就按照草原的模式与赢稷“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