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国的朝堂上,靳尚提议,只有好好和秦人求和,不要惹怒了秦人,方能把大王赎回来,可是黄歇则,如今大王被秦人扣押,如果我们想要把大王赎回来,我们只有另立大王,让秦人认为软禁了我们的大王其实也无济于事,这样楚国才能不被秦国所要挟,才有可能把大王从秦国接回来,黄歇的主张得到了老师楚子和多数臣子们的认可,可是这时南后郑袖却跳了出来,说要重新立太子,立她的公子兰为太子,黄歇则认为楚国已有太子横,为何要另立太子,郑袖百般抵赖说,说大王走的时候曾说废掉太子横改立公子兰,而黄歇则认为口说无凭,大王可有诏书,郑袖哑口无言,靳尚见状赶紧帮腔说,太子横则远在齐国为质子,远水解不了近渴呀。没想到,太子横出现了,郑袖要故意说太子又私自潜逃回国,要左右拿下太子,这时楚国的昭阳公来了,说是他发的国书给齐国,召太子回国的,令侍从把失态的郑袖送回后宫,靳尚刚想替郑袖说两句话,被昭阳君呵斥说他是蛇鼠小人,立刻让他滚出朝堂。太子横在众大臣拥护下,终于登上了楚国的大位。秦国太后得知此消息,已经让白起撤兵回秦了。

樗里子出去游说各国累病了,整日咳嗽不止。太后说此次出兵楚国的目的,也是为达到弱楚的目的,而不是灭楚,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的。芈月和翟骊生的儿子芾儿转眼间就已经七岁了。已被芈月分封为君了,和战功赫赫白起平起平坐,其他的芈戎和魏冉都封候了,可是虎威却有意见,在义渠君面前埋怨,说现在的义渠既然是秦国一部分,为什么不分封他们义渠人呢。

有一日,芈月说要去看望一位故人,青儿和大监都好奇,到底是去看谁,芈月说是去看望被大王请来的楚国大王,关在秦国城外一座行宫中。见到楚怀王,当芈月告之他,楚国早已立新君时,楚怀王当即向芈月承诺,若能放他回到楚国,重新复王位,他可以将一半城池割让给秦国,并且指天发誓说他一定说到做到,芈月嘲笑他,你原来在意不是楚国的江山,最在意的还是你的王位。楚王则无耻地说,有了王位,何愁没有江山,没有美人呢。

最后芈月让他交出楚国最富庶两处粮仓,否则只好让他在秦国多呆些时日了。一日,义渠君回宫了,太后让秦王赢稷参加家晏,一听说是义渠君在场,赢稷不愿意前往,但是在王后芈瑶的劝说下,还是去了。可是在家晏现场,义渠君故意戏弄赢稷,让他与芈月生的七岁的儿子芾儿坐在一起,碍于母后的面子,赢稷忍着没有发作。事后,他劝母亲要远离义渠人,甚至建议母后要清理自己的身边的义渠君,而义渠君则埋怨芈月没有分封他们义渠人,说是秦国能有今天,也有一半是他们义渠人的功劳,并且想带着芾儿回到草原,让他从小学习骑马,学会如何治理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