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攻打楚国,竟然要开战,一定要师出有名,若师出无名,定会让天下人说成秦国毫无信义可言,可是庸莴却说,理由一定会找到的。在那个酒馆里,趁乱时,有人污蔑楚国质子,也是楚国太子横杀人,横害怕,听从侍从蛊惑,赶紧想乔装打扮准备逃出秦国。庸莴报告太后,说太子横在咸阳杀人,已经出逃。自古谁都知道,质子出逃是大罪,当太后听到后,说太子横一向在秦国谨小慎微,安份守已,恐怕这个局是你庸大人故意布的吧,庸大人笑笑说,不是,如果是他布局不可能这么拙劣,只是被他提前发现,顺手推舟而已。芈月道,这样岂不是害了黄歇了,庸莴说大后这个尽管放心,黄歇是一介奇才,我已派人将他留下。秦国太后芈月在众臣子的催促下,以:“楚国在秦国的质子杀人,私逃回楚,秦楚之谊,就此破裂,我大秦愿与各国联兵,共同伐楚。”为由,秦国太后派由义渠君训练的铁骑发兵楚国,果然势如破竹之势,连续攻占了楚国好几座城池,楚国告急。

在这危急时刻,王后郑袖面见楚王,说是太子横引发的事端,要太子横承担责任,让楚王处罚太子横,可是楚怀王却说:“这个逆子虽犯了错,但是毕竟是寡人的骨肉,所以寡人还得为他去收拾残局。他听信秦国使者的话,要去面见秦王,把这场误会说清楚。

郑袖见还是动不了太子横,就怪靳尚办事不力,不是说原来计划让太子横给秦国兵士抓住即可,怎么还让他跑回来了,还惹下如此大的事端。靳尚说事态失控了,多说也无益,现在只有再让太子横到齐国去为质,如果他再惹下事端,那大王估计一定得罢免了他太子之位。一日,黄歇求见太后,太后芈月赐坐,他则说坐不下,喝茶,他却说没功夫,然后问太后,秦楚会盟这事你可知晓,太后说可知,那会盟之地为什么会选在武关,武关是秦国的属地,这样楚王恐怕有不测。然后问芈月,就这样任凭秦国的铁骑践踏楚国的国土,有生之年,你该如何回到汩罗江,如何面对楚国的列祖列宗。芈月让侍从捧出一杯土打开给黄歇看,说这是她当年从楚国到秦国来一直随身带的,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母国。果然武关秦楚会盟,秦王赢稷私自下令扣押了楚怀王,并押送至咸阳。

白起给芈月出谋划策,说可以趁楚国群首无主,亦可进攻楚国,并且把自己一套作战计划讲了,芈月听后,也感觉此计良好,于是正在思索中。没多久,庸莴和司马错大将军也进来,把全面进攻楚国的计划又筹划了一次。黄歇最后一次见芈月,芈月要做当年的周天子,打算一统天下,恳请黄歇留下来帮她,而黄歇则说楚国是他的命,他看不到那么远,他现在只看到已将破碎的八百年的楚国,五千里河山,黄歇要为自己的母国故土作最后的打算,请求芈月不要再留他,两人最后挥泪不辞而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