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朝堂上下来,看见众臣子激烈的反映,赢稷也劝母后收回臣命,可是芈月对赢稷说,当初母后怀他的时候,有多少人不愿意看到他来到这个世上,明枪暗箭,使了多少鬼点子,但是母后为他保全他并且生下他,拼尽了全力,当初是没法子的事,谁让母后当初身份卑微呢。如今,我是大秦国的太后,谁又能阻止我的肚中的孩儿出生呢。赢稷却说,若母亲不收回臣命,孩儿就跪在殿外不起,芈月也很生气,回复道:随便你。果然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大王赢稷就一直跪在那里。芈月的胞弟芈戎和魏冉来了,他们看见了一直跪着的大王,心疼了,直接进殿找到芈月太后求情,说太后对稷儿太过严厉了,芈月说,别人容不下她腹中的孩儿尚可,偏偏稷儿也容不下自己的同胞兄弟,如今在这宫中,唯有你们二人与我是一母同胞,同气连枝,这种骨肉亲情是刀砍不断,火烧不灭的。

大王稷儿是我与先王唯一的骨血,可是他太孤单了,如今我生下这孩儿,一是珍惜朕与义渠君的情份,二是想给大王多留几个一母同胞的兄弟。自古以来,同母的同胞都是骨肉亲情,同父的同胞日后长大为了各自王位才有可能会相互残杀。魏冉知道姐姐真正的心思后,就过来劝大王起来,然后把芈月对他们说的话转告了他,赢稷听后,心情似乎好了一点,顺从地站起来跟着舅舅回宫了。在早已荒芜的四方馆,芈月约了黄歇见面,一到这个地方,黄歇马上知道了芈月要重修四方馆,不拘一格,广招天下的人才贤士,为大秦国将来筹备人才,多年以来,不管他们曾经是恋人到现在变成了至亲,他仍旧是那个最懂她的人。芈月对他说自己怀孕事情,并且告诉他自己的儿子赢稷知道此事的反映,黄歇则理解地说,他明白大王为什么会有如此反映,是因为怕母亲的宠爱会让他人夺走而应有的反应,让她多把心思放在大王身上,而重修四方馆的事则交与他办理。

芈月亲自下厨,为稷儿精心做粳米粥和糕点,还有他最爱吃的小菜,吃着母亲亲自烹饪的食物,大王赢稷心情好了许多。一日芈月下朝看见生了腿疾的樗里子,立刻让太医去他府上帮他看腿病,然后特赦他因腿脚不便可以坐着软轿上朝。芈月生下一儿,赢稷心情很复杂,让王后芈瑶过去探望。一日,接到快报,齐,魏,韩三国一起攻打楚国,芈月派出司马错和魏冉领兵去攻打魏国并拿下他几座城池,令芈戎领兵攻打韩国并拿下了他们的都城,义渠君则领着白起带兵拿下西北方向西戎等地,而且顺便把赵国的原来是秦国的榆林之地给收复回来。


朝堂上一片欢欣,接下来芈月问秦国将剑指何方,庸莴给出了建议,攻打楚国,并且说楚地者得天下。再说楚国王后郑袖一直想让自己的儿子公子兰做太子,对呆在秦国作人质的太子横有诸多不满,在一咸阳的一家酒家,太子横和陪同黄歇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的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