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义渠君却说,他还是快点回他的封地上建起属于他自己的马场子。一日,他们在朝堂为了划分的领地上喝酒,说这是宫里专门送来的的,最好的酒,让他尝尝,他喝了一口,说了句尚可,但是还是没他们草原上马奶子酒香。义渠君道:“那是,我们那酒,有风有雨,有滋有味。”哪像这秦宫,一重重的围墙,一重重的规矩,如今,虽然在城外,可是还是被栅栏围了起来,虎威(义渠君的副手)告诉他,是黄歇出了主意,让太后把他们撤出咸阳城外的。义渠君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真奔驿馆,找到黄歇,要他赶紧回到楚国去,黄歇说他是楚国的使者,来秦国是奉了楚王的令来秦国陪伴楚国太子横的,回不回去,不是义渠君说了算的。

义渠君火了,说他是当年在燕国的时候,听说月儿姑娘跟你黄歇回楚国,我二话没说,带兵就走了,如今,月儿已是我的人,你为什么要来到秦国纠缠他。黄歇说他误会了,他来秦国不是来见月儿的。正说着,芈月来了,众人都退下。义渠君质问芈月,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放不下这个黄歇,日日召他进宫见面,为什么就可以放得下他翟骊,因为他翟骊是你芈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还说芈月是个卸磨杀驴之人,两人大吵了起来,不欢而散,义渠君调头就走了,带着自己的人马回到义渠草原了。芈月带着侍从来到了义渠草原,翟骊义渠君还在生气,当芈月告诉他,她和黄歇虽然有情,但是一直是清白如水,并且说她已经怀了翟骊的孩子的时候,翟骊一听立刻高兴地像个孩子,说他的义渠后继有人了,所有不快立刻烟消云散了, 翟骊与芈月在当地义渠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仪式,俩人朝着太阳光的方向盟誓:长生天庇佑,今她和翟骊(芈月)结为夫妇,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太后有喜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咸阳城,通过芈瑶也传到大王赢稷的耳中,赢稷一听当时就觉得不可思议,想母后是不是疯了,当即就要来阻止,可是芈瑶则以不要伤害母子情分为重,让他先暂时装聋作哑。秦国的有这么多忠心耿屡的臣子,到时候他们自然会为大王说话的。次日上朝,在朝堂上芈月太后宣布有喜,并且说因为是先王托梦,梦里与她相会,再孕子嗣,众臣子面面相觑,都感觉此事荒唐至极。庸大夫以周始祖古时传说来试图说服众臣子。大家都认为是传说不可信,后来庸莴又马当今唯一能和秦国抗衡的齐国姜子牙与田氏为例说服大家,以司马错将军为首的众臣子听后,感觉此事已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只好无奈默认太后怀孕事实,也默认孩子出生后姓“赢”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