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太后在秦国的朝堂上当众宣布,重修商君之法,以法立国,违法者,无论平民百姓,还是王公贵族,一律以法处置。一日,芈月太后坐在府内,听到阵阵楚乐传来,心情十分之好,就令香儿快听,香儿说,大王大婚的日子到了,洞房就安置在长乐殿,这阵子,乐师正在排练楚乐呢准备大王大婚那日派上用场。此时庸莴进见,庸莴告诉她,楚国送亲的车队就要到了,还有一起跟来有来秦国做质子的太子横,还有一位楚国的使臣。太后听了说,不要怠慢那位质子,因为她也做过质子,知道质子的艰辛,让庸大人好生安排他们在驿馆住下。可是庸莴却告诉她,楚国来的使者正是黄歇黄公子。

太后听到黄歇到来,想起了往事,一直食不之味。这时,义渠君进来了,他让芈月陪着他出去散散心,说这么久了,他们一直是聚少离多,一直没有出去走走,可是芈月劝她别傻了,她没有时间,因为她不能丢下朝政,义渠君摸了摸芈月肚子,说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动静,说他们草原上的老人说了,女人只要有了娃,这个女人就跑不掉了,一直会跟着他。赢稷大婚,对于新娶的王后,新婚洞房第一次看到,他就满身欢喜,王后漂亮,温柔安静,总找话与新王后(芈瑶)说说,知道芈瑶因为在楚宫母亲受到楚国王后郑袖的排挤,所以也跟着受了很多的委屈,顿时心疼得不行了,向她保证以后不会再让她受苦的。

黄歇以使者的身分进了秦宫。他是带着太子横依例拜见了秦国的太后芈月,自从见到黄歇那一刻起,芈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脸上,久久不曾离开,多少年少时光,多少思念之苦,多少的喜怒哀乐都已曾说不出来。芈月太后要求黄歇留下来为秦国效力,可是黄歇却有自己的观点和主张,他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母国楚国,何是芈月却不想再让他走。尽力行挽留他。一日,义渠君从他的属下那里听到黄歇来到秦国咸阳了,不由地想起芈月这几日奇怪的表现,心里早就明白了芈月与黄歇多年的情谊和曾经的男女之情,如今又再次在秦国相见,后果他不敢想下去,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他只好生气,只好吃醋了,回到宫里,无端冲芈月说些不冷不热的话。

穆辛进来禀报,说留在秦国的义渠人在街市上抢东西,搞得人人自危,敢怒不敢言,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久了,太后急传樗里子进见,樗里子说情况确实属实,但是如何安顿好这些义渠君在咸阳的人马,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于是黄歇给她出一个主意就是效仿赵国实施“胡服骑射”,芈月顿时大悟,并且说通了义渠君认可,并且芈月还告诉他,黄歇来了,他们也算是旧识,住在驿站,让义渠君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