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稷似乎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于是也夸赞母亲,是一位正派磊落之人,可是既然如此,母亲为何要和那个义渠王来往,惹得人们指指点点,芈月告诫儿子,既然如此,那就砍了他们的手。赢稷反问母亲,能把天下人的手都砍了吗?芈月(宣太后)大笑道,天下人,天下人多少衣不遮体,食不裹腹,谁还管齐邻榻上睡着哪对男女呢。然后芈月又好生安慰儿子说,稷儿,你已经成年了,阴阳相合,仍是人伦大理,所以母后给你说了一门亲事,是楚国的的公主,母后打听过了,该女子温柔贤淑,端庄秀美,是一个好孩子。

等会儿,母后让人把她的画像送给你看看,赢稷闷声说,孩儿不用看,孩儿的婚事全凭母后作主。说完告辞走了。一会儿,香儿进殿来说,太后,外面下了好大的雪,芈月说就是这样快天黑的时候下雪越发的冷了,在燕国的时候,冬季难熬,好在有义渠君送的皮毛,葵姑把它们做成袍子,好让我们能熬过寒冷的冬天。正说着,义渠君不知什么时候已走进大殿,说月儿请放心,以后他还会去打很多的活物,带回更多的皮毛,让月儿和稷儿日日有新衣穿。芈月说,好,你去猎取百兽之身,此时此刻,我要去收回老臣之心,于是,让惠儿和香儿跟随自己去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看望一位故人。

樗里子独自一人在自己的府内借酒浇愁,凭宣太后如何叫门,他就是不开,最后宣太后和他较上劲了,说他想什么开门就什么时候开门,反正她会一直站在雪地里等他的,如果明天早上开门,那她就等到明天早上,在等待之中,看中漫天的飞雪,芈月顿时来了兴致,听起了她心爱的排萧,温暖如泣的旋律让她仿佛又回到了儿时。第二天凌晨,当樗里子打开门时,发现太后等人居然还在门外等候,已经靠在那里睡着了,吓了一跳,太后也被惊醒了。看见他,打趣道,你可起得真早。

樗里子只好把她迎接了进去,太后对他谈了自己的宏望,樗里子悲观地说,不要说让天下人都奉秦,只要秦国能恢复到惠文王时候的景象我就心满意足了,太后当即和他击掌三下立下誓约,若十年之内,秦国没有恢复到惠文王时期的国政,那太后就退居后宫,不再干政。公元前305年,判乱的七公子在咸阳伏法,从此,储公子之乱全部平息。芈月祭拜了赢驷,告诉他为了天下的长治久安,他判乱的七公子被她伏法了,不知大王在世的时候能否同意,但是为了将来的王图霸业,她只能这么做。宫里一片祥和的景像,太后芈月去拜见了姐姐芈姝,可她仍旧冥顽不化,芈月只好和她就此别过,所以一切到此为止,因芈姝还是她的姐姐,芈月会让她呆在清凉殿里安度余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