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在寝宫里服侍义渠王穿衣,并且嗔怪他,身子还没好利索,就那么着急起来吗。义渠王说一点小伤,早就好了,不能整日躺在床上,白起和魏冉他们在前线冲锋陷阵,而我却在这里养尊处优,整日白吃白喝,芈月对他也是无可奈何。只好让他去,临走前,他安慰芈月,这次只是去帮助司马错将军打个外援,不会有大碍的。

义渠王刚走,稷儿便兴冲冲跑过来叫芈月,说楚国的使者到了,住在驿馆里,听说这是戎舅舅也来了,他要来拜见你。芈月一听芈戎来了,顿时高兴的眼里泪花直转,说还拜见什么呀,我们赶紧去看你舅舅吧。到了驿馆,芈戎拜见了姐姐,姐弟俩抱头痛哭,互说各自的艰难和不易。赢稷看见母亲和舅舅终于团聚了,心中也是异样的高兴,说是因为少司命了庇佑才有今天这结果,他要到少司命前多燃一柱香表达感谢之情。一日,芈月宣太后在大殿里跟樗里子讨论秦国目前的国情,他说巴蜀在义渠王的协助下,司马错将军已将那里的判乱给平息了。各国的使者也都打发走了,目前那些判乱的公子以卫夫人的儿子池为首的也算归顺了,另外也有几个公子已悄悄向朝堂提交了归顺的文书。现在只剩下庸城以公子华和惠后为首的几个谋反的公子。

别外再向他们下一道诏书,说清楚,只要他们放下兵器,归顺朝堂,回到咸阳大王的身边共谋大业,就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就以判军之罪,行征伐之师。在庸城里,甘茂在劝芈姝,如今那个芈八子已经坐稳的朝堂,现在就是腾出手来对付我们了。让公子华赶紧领兵攻打咸阳,可是这几位公子不给点甜头,是不可能如此听命于我们,现在大战在即,请惠后赶紧拿主意。不得已,惠后芈姝只得立公子华为王,当魏琰知道公子华被立为秦王时,激动得泪水涟涟,连边说好,这样我们的华儿就师出有名了,可以出征讨伐咸阳的贼子了。

因为蒙将军去公子华军队说服一些军士,大战前夕,公子华的人马却跑了许多,所以因寡不敌众,最后公子华及一起判乱的七位公子全部被抓捕,甘茂趁乱跑到魏国去了,惠后也被“请回”了咸阳城。对于如何处置以赢华为首判乱的这七位公子,芈月主张按秦法,一律当斩。可是樗里子却不答应,以没法立足朝堂来诉服芈月,可是芈月以一句:我不受任何的要挟回敬了他。稷儿对母后坚持要杀死他那七位公子的事也不解,然后芈月耐心给他解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否则大秦的律法设置得又有何用,律法无法推行,长斯以往,以后将国将不国。